走胡线东北段:沿东北的分歧线北上
林草交汇之路穿行记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6年第10期 作者: 郭睿 

标签: 地质地理   文化地理   

从辽宁省兴城市出发,沿燕山、大兴安岭的两翼北上,转过呼伦贝尔,穿越大小兴安岭,直至黑龙江畔的“胡线”起点瑗珲镇——我们的慢步中国体验者,沿2000+公里的路线,在中国东北的林草交汇之地漫游。这条线,串起了海洋、草原、湿地、沙漠、森林和江河;在这条线上,呈现着游牧、渔林、农耕的交错与共生、冲突与和谐。一幅绚丽的东北徒步画卷顺着他们的脚步展开了。
体验者 郭睿(文字)
辽宁省沈阳人,北海道大学国际传媒学硕士。爱好徒步旅行,因中国东北和日本北海道多年的生活经历而开始关注北方,热爱北方。留学期间阅读与收集了一批北方民族与文化相关的文献,喜欢用田野调查、影像记录与文献研究相结合的方式获取真知,并塑造故事的灵魂。
体验者 许阳(图片)
辽宁省沈阳人,职业摄影师,资深越野车、马拉松与徒步旅行玩家。关注自幼成长其中的北方环境,足迹遍布中国东北、日本东北部与北海道、蒙古高原、俄罗斯远东等高纬度地区,在行走中,擅长用影像记录和田野调查相结合的视角进行创作。
西拉木伦河与老哈河汇流处的西辽河,已经变成了时令河,干涸的河床与河岸边,是一片灌木和农田。

在渤海之滨我们三个人相约出发踏上了东北最有故事的一条徒步路线

在渤海之滨的兴城古城,我们三个人相约出发。一个是行走东北多年,以拍摄北方主题为己任的摄影师,“走遍东北亚”许阳,一个是精通东北户外路线的徒步旅行者刘强,加上我,一个深深眷恋北方的文字工作者,这样的一个组合,就这样,从渤海之滨一路向北,沿着燕山—大兴安岭与内蒙古高原的交界线,一直到黑龙江畔的黑河,开始了这场全程超过2000公里的远行。

我们设计并行走东北林草交界徒步路线的原委,要从几条地理分界线说起。

走胡线东北段徒步主干线示意图
我们的体验者从辽西走廊的海滨出发,沿燕山和大兴安岭两翼北上,直至呼伦贝尔的大草原,之后折向东南,走到胡线的东北端点瑗珲镇,又南下走到有千亩良田的地方。这一圈,恰在胡线的两侧来回穿行,从荒原走向县市,又从县市步入荒原。相比胡线的其他部分,东北段所体现的生态环境及人文现象的过渡和变迁特性,是最为显著的。沿着体验者行走的方向,大地的面目在不断地变化:文明迭变之地、生态敏感之地、民族冲突之地、国际交流之地、林草渐变之地、农牧突变之地……一部少数民族成长史、一卷卷游牧、渔猎、农耕交织的画面,在体验者面前展开。如是,请沿着我们提示的方向和路线,开步走吧!

文明的冲突在辽西走廊交织,背靠辽西走廊的辽西丘陵,是燕山余脉的延伸,翻过群山,眼前则是另一番风情迥然的光景。随着海拔的一路攀升,更早些时候的辽东明长城顺着辽西丘陵一路延伸到了辽河平原,将蒙古的势力范围隔在辽西丘陵之外的内蒙古高原,继续向北,越过西拉木伦河的河谷进入大兴安岭,向北直抵黑龙江畔,大兴安岭西麓是以游牧为主的内蒙古高原,东麓则是人口密集的东北平原,汉、满、蒙古、鄂温克、鄂伦春、达斡尔等多个民族以不同的生活形态发展至今。

由于口音的接近,很多人认为东北的差异性很小,但恰恰相反,我们眼中看到的东北,因为地理的区隔和诸多历史大事件的发展与推动,其实是非常多样化的,大兴安岭的山峦与河谷,是东胡、鲜卑、契丹与蒙古等多个民族的源流;从春秋战国的燕国开始,辽东也经常被纳入中原王朝的版图;辽河上源的西拉木伦河和老哈河河谷,更是孕育了新石器时代,处于中华文明黎明期的红山文化。

责任编辑 / 刘晶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