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探险史:迟来的中国人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7年第12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中国国家地理卷首语   

六位中国女士去南极点,很少有人知道

近日,我去了南极。回程在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与德迈国际旅行机构的林建勋总裁分开时,他告诉我他要去智利的圣地亚哥与几位朋友会合,然后乘飞机去南极点。几个小时后,他已经到了圣地亚哥,接着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了他与几位去南极点的朋友会合的图片。我一数人数一共有9位,其中有6位是女士。6位中国女士去南极点,如今是一件静悄悄的事,没有媒体的关注。想来也属正常,因为今日去南极点已无当年的风险,去那里的人数也日益增多。但是如果倒退回去100年,这可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件。那时,去南极、南极点是探险,往往伴随着九死一生的探险故事。那些人被称为英雄,那个时代被称为英雄的时代。

全球最大的冰山从这道裂缝中诞生
这里是南极半岛的边缘,被称为拉森冰架,从渴望角延伸出来漂浮在海上,巨大的裂缝从冰架上撕开了一道口子,形成了全球最大的冰山,面积几乎与上海市一样大。曾经的拉森冰架因为面积庞大,被分为四个区域,20多年前,冰架出现崩落,到现在,整个冰架走向衰亡。在南极探险的角逐中,这些包围着南极大陆的冰架阻挡了探险家们的脚步,即使在今天,这里仍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如今中国人来了,但是来得有些晚,南极大陆虽然仍是地球上最为荒凉的地方,但是南极探险史中的英雄时代已经过去,南极进入了科学考察的时代。虽然中国在南极已经建立了3个科学考察站,但是作为一个有着漫长海岸线的大国,我们的历史中缺乏对南极探险中的英雄时代的参与,我们的民族缺乏举国关注探险英雄在南极探险的消息和人群簇拥码头迎接探险英雄从南极探险归来的体验……

其实南极探险史也就是南极发现史,了解南极探险史也就是了解南极……我自己的体会是:我就是在阅读与南极探险相关的书籍中,逐步建立起南极的地貌、地质、气候、生物等知识框架的,在阅读斯科特、阿蒙森的探险书籍的过程中,南极在我的头脑中逐渐清晰起来……

地球最南端的博物馆,企鹅的游乐场
南极是人类最后寻找到的大陆,是冰雪王国,也是企鹅王国。人类已经懂得开发与保护相结合,并没有过多地打扰这些“原住民”。结束了科研用途,拉可罗港英国科考站被改建成了博物馆,科考队员离开后,企鹅重新占领了这里。摄影/黄国伟

南极探险史不仅展现了南极的自然风貌,也是人与自然最艰苦卓绝、最高层级的博弈史,是人性与人类文明在极限环境下的展现史,更是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史,尤其是最后围绕着南极点的争夺,这些更是得到了充分的表现,因此值得梳理一番。今天我们梳理南极探险史,也算作是迟来的补课吧。

责任编辑 / 李欧 祁滢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