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滩涂 在海潮中摇曳的“潮汐森林”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20年第05期 作者: 汪竞 

标签: 基础地理   土壤地理   

在河口和淤泥质海滩的潮间带上,人们会看到一种特殊的地貌和景观:由潮汐冲刷而成的潮沟。它们像是河流、羽毛,更像是一棵棵“潮汐树”。在江苏盐城,一位多年来持续拍摄当地滩涂的摄影师,则发现了一片格外神秘多变的“潮汐森林”。就让我们跟着这位穿行“林间”多年的摄影猎人,走进这片海陆间的独特天地。
位于江苏中部的盐城沿海一带是我国海沉积地貌体系发育最特殊、潮滩资源最为富集的区域。这片涨潮为大海,落潮为巨滩的特殊区域乃是潮沟水道发育的天然宝地。图为盐城滩涂上的潮沟景观,像是一排生长在金黄地平线上的深秋树林。一般来说,这种因潮汐涨落而形成的“潮汐树”枝杈向陆,根部向海,在这里却完全调转了方向。究其原因,是因为这一带海洋动力复杂,并进一步影响了涨落潮时水流及潮沟走向。图下方的波纹则是落潮后大潮沟底部细沙被海风强劲吹拂而形成的。摄影/孙华金

与盐城滩涂结缘,是因为一位叫做孙华金的摄影师朋友。在江苏盐城当大学教师的他,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滩涂迷。20年来他一直在拍摄当地滩涂,每隔一段时间便听他说又下滩去了,又拍到了难得的新照片。

不过,最近当他向我展示几张特别的照片时,自以为已很熟悉盐城滩涂的我还是一下子被“镇”了,那不是常见的候鸟翩跹,天海相接,而是一片磅礴的“森林”——数不清的“参天大树”正在巨大的滩面上生长。它们有粗壮的树干,主干向旁伸出一条条支干,支干上还有无数枝杈,仿佛是一个个更小规模的森林。有的整齐列队,有的错杂生长,有的则有着极为倾斜、弯曲的弧度,让我想起大漠胡杨林、江南柳树林或北方的白杨林——不过,这些森林并非拔地而起,而是似剪影般水平印刻在潮滩之上。根据画面中的渔船、捕网和水的波纹,我辨认出这片“卧倒”森林的真实身份:无数条大大小小的潮水沟,涨落潮时,海水就在这里往复奔涌。

魅影婆娑条子泥:潮汐森林的大本营
盐城南部的条子泥沙洲是潮汐森林最茂密、独特和多变之地。这是一个紧靠陆地的大型沙洲,也是规模巨大的黄海南部辐射状沙洲群的核心区域。它面积宽广、坡度平缓,总面积超600平方公里。该区域受东海前进潮波系统和黄海旋转潮波的叠加影响,且潮差大、潮流强,潮水中含沙量大,淤蚀变化快速,有植被的盐沼和纯泥沙光滩并存。从滩面面积、地貌、动力、泥沙条件等多方面都与普通河口及其他淤泥质海岸有巨大差异,故而能孕育出规模庞大、“林区”多样、形态万千且多变的潮汐森林。图为条子泥一带气势磅礴的潮滩地貌。

当时,我正好在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辽宁专辑(下),这期卷首语的主题恰好便是辽河口的潮汐水道。在地理学上,这些由潮汐往复冲刷而形成的水道被称为“潮沟”。而文章作者,也就是主编单之蔷却从美学和地貌景观的角度,赠予了这种精彩景观一个崭新的名字——“潮汐树”。这真是极贴切又形象,感觉似醍醐灌顶,我立刻跟孙华金说,你拍的这些潮沟真像是一片“潮汐森林”啊!他听了,也连连点头。

我对潮沟是不陌生的,小时候常去海边的亲戚家过暑假,海滩上大大小小的潮汐水道就是孩子们的乐园,可以抓鱼虾、划船和游泳。不过,不管是我熟悉的,还是辽河口红海滩的潮沟,都跟孙华金镜头下的“森林”不同——常见的潮沟是稀疏的,海滩上一般隔一段才有一个,其主干往往在向海一侧,分叉则向陆伸展,整体上垂直于海岸线。沟边多生长着色彩缤纷的耐盐植物,将潮汐树的轮廓重重勾勒,仿佛是水彩画。可照片上的这些潮汐森林,却更为恣肆,潮汐树的数量极多,大小不一,生长方向是四面八方的,曲线是更多变诡谲的。很多画面上毫无植被踪迹,唯有纯粹的泥沙,在潮水冲刷下演绎出一幅幅奔放的泼墨写意。

责任编辑 / 陈惊鸿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