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哪儿有最晴朗的夜空?意外!青海冷湖 脱颖而出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20年第05期 作者: 张超 

标签: 天文地理   

何处有最晴朗的夜空?看似简单的问题,综合了自然地理、气象、大气物理等多学科领域。我国的天文观测研究近年来格外关注这个话题,夜晚无云、无光污染、空气透明度高以及视宁度好是达成“最晴朗夜空”的必备条件。我国“最晴朗夜空”究竟在何方?
对日照只出现在超级晴朗的夜晚
清晰的对日照是最难观测的天文现象之一,只有在最晴朗、大气最稳定的黑暗夜晚,外加特定的时间段才能看到它。对日照位于天球的黄道带上,在与太阳成180度角的反方向,呈非常暗淡的弥漫状亮斑。图片拍摄于四川贡嘎山海拔4500米的雅哈垭口,对日照的亮斑在晴朗夜空中清晰可辨,非常难得。此外,在地平线上还可以看到有绿色和黄色的气辉存在。摄影/戴建峰

傍晚的成都,一场阵雨不期而至。在成都浣花溪公园南面的一家小餐馆,我等待雨停。有雨的夜晚总是美好的。“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隔窗知夜雨,芭蕉先有声”、“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在巴蜀乃至中原各地,无数精彩的诗词因雨夜而诞生。

可这“巴山夜雨”却让我有些懊恼。因为工作与天文、天象观测密切相关,我常期盼大多数夜晚天空能够晴朗如洗。或许也并不完全因为工作,从小到大,曹操写的“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李白笔下的“青天何历历,明星如白石”,如此的画面令我心向往之。若是像夏季的内蒙古高原那般,午后一场轰轰烈烈的雷雨过后,入夜天空放晴,倒也爽快。而巴蜀之地的天气常常与此相反:白天还见得到阳光,日落后慢慢下起了小雨。对于我来说,白天怎样无所谓,优质的晴夜才弥足珍贵。

希夏邦马峰东南侧的欣德营地,除牧民和少量的徒步者,几乎没有人来造访。希夏邦马峰位于喜马拉雅山脉,早晨和中午,这里天气往往非常晴朗。可是从下午2点起,随着高山冰雪水汽的蒸发,山头常被云雾遮挡。每年的5月、9月是喜马拉雅山脉天气最稳定的时刻。以5月为例,入夜之后云雾通常悄然消散,我们有非常高的成功率看到灿烂星空、巍峨雪山,也可能领略极高山壮美莫测的风云变幻。山脚下光污染几乎为零,空气通透性极佳。然而如果错过了最佳月份,在希夏邦马峰乃至整个喜马拉雅山地,想在夜间饱览晴朗夜空以及圣洁雪山,就需要更多的运气和耐心。摄影/南卡
太阳落下地平线并不完全代表夜晚来临。当太阳落至地平线下0°到18°之间时,西方的天边仍可看到靓丽渐暗的曙暮光。这段时间被认为是昼夜交替的过渡区间。太阳高度角低至地平线下18°以后,天际的亮色退去,夜晚方才正式降临。

晴朗之夜——萦绕星空摄影师们的执念

晴夜是个显而易见的概念:夜空晴朗无云。然而晴夜也可以分出多个等级,最完美、透彻的晴夜,除去天空无云,还要求无光污染、空气透明度高、水汽量低,以及视宁度稳定。

国际上有“暗夜公园”的概念,说的是保护一些地区的夜空,让它们免受灯光干扰。这些暗夜公园多可以观星,也能够为夜行动物提供低胁迫的活动地。在我国西部很多城镇稀少的地区,夜间光污染其实并不严重。但“明星如白石”的壮丽景象,并非夜夜能见。

图片编辑 / 高新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