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农庄风情
《银之匙》中的动物密码


文章出自:博物 2014年第03期 作者: 周方易 

标签:

日本动漫《银之匙》,讲述的是都市少年考入“农业职校”后的故事。位于北海道郊野的校园里,有着美丽的风光、可爱的动物,以及满怀农业理想的同学们……种田、养猪、挤奶、骑马的校园生活看似“另类”,但在北海道这个现代农牧业基地,可一点也不“违和”。

美味鸡蛋“拉出来”

城里长大的主人公八轩勇吾,平时只见过盒装鸡蛋,直到进鸡舍实习才知道鸡蛋是“从母鸡屁股拉出来的”,纠结得好几天吃不下。原来,鸡的身体构造和我们哺乳动物不同,无论大小便还是下蛋,都是通过同一个通道和出口——“泄殖腔”。

鸟类的泄殖腔,由消化管、输尿管和生殖管末端汇合而成,与两栖类、爬行类老祖宗一脉相承。这种结构对生蛋的动物不成问题,但对胎生的哺乳类来说,泄殖腔里容易混杂污物、滋生病菌,乃至“串门”到母体内的胎儿那里,实在太危险。因此除了生蛋的鸭嘴兽和针鼹,包括人类在内的绝大多数哺乳动物,都是排尿、排便、生殖各行其道,互不干扰。不过八轩对“拉出的鸡蛋”感到恶心,或许就有点“以己度鸟”了:在鸟类身上保留的泄殖腔,并不意味着“肮脏”与“落后”。

为了克服地心引力展翅高飞,鸟类在演化中对骨骼、肌肉、内脏等全身各部分都做了“减负”,尽一切可能降低体重,结构简单的泄殖腔就成了优势。绝大部分鸟儿都没有储存尿液的膀胱,储存粪便的直肠也很短,粪尿产生后随即就在泄殖腔中混合成糊状,接着“噗叽”一声就排出去了。

为减轻体重,鸡和大多数鸟类的“大小便”都是混合的,并与下蛋共用一个“出口”。日式料理习惯用生鸡蛋拌米饭,但病菌容易从“泄殖腔”透过蛋壳进入鸡蛋内部,因此不是健康的吃法。

好奶出在好牛上

青春少男,总少不了向往美女。某日八轩在校园闲逛,就碰到几位学长手拿画报,赞美某“女神”:高大丰满、性格温顺、“波涛汹涌”……再定睛一瞧画报上的照片,一头黑白花奶牛!原来这几位大哥是乳畜专业的。现实中,在以绿色农牧业驰名世界的北海道,黑白花奶牛可是头号明星。

“黑白花”是人们最熟悉的奶牛形象,而世界各地的“黑白花”都属于同一个高产奶牛品系—“荷斯坦牛”家族。一头600多公斤重的雌性荷斯坦牛,年均产奶量可达7~8吨,个别甚至超过10吨!它们最早在荷兰、德国培育出来,后被多个国家引入,形成了适合各地风土的分支品种。其中日本北海道不仅自然条件优越,管理经营也非常先进,如今已成为世界一流的荷斯坦牛培育基地。北海道的奶制品享誉全球,“家庭农场”出产的牛奶更是一大卖点。八轩的同学们大多是农场子弟,几乎家家都养奶牛创收,把“美牛”当美女一样仰慕也不足为奇了。

牛奶本是给小牛吃的,因此为了刺激奶牛产奶,必须让它们年年怀孕生仔。9个多月的孕期加上2个月休整,正好将近一年。但小牛刚生下三五天后就会同母亲隔离,每天挤完奶剩下一点才喂给小牛吃,其余用人工饲料替代。如果是小母牛,将来可能会“接班”当上奶牛;如果是小公牛,除了极少数会留着配种,大部分就只能做肉牛了……

小猪的苦难一生

在畜牧实习中,八轩看到一只初生猪崽因为发育不良,总被拱到一边吃不上奶,不由心生怜爱,决定把它喂养成一只出色的猪。与大多是“独生子女”的小牛、小羊、小马不同,小猪一出生就要和同胞兄弟姐妹展开竞争,早早尝遍世间艰辛。

母猪一胎产仔少则四五只,多则十几、二十只,而乳头只有5~7对,且越靠后的乳头出奶越少,有时一胎产下的小猪还比乳头多。为争夺乳头,小猪们会通过“打斗”排出等级,胜者才能吃到最多的奶,越长越茁壮,孱弱的小猪则会被淘汰。

八轩和同学们深知这只小猪早晚要挨刀,于是给它取名“猪肉饭”,以提醒自己要有心理准备,别把它当成宠物。仅仅3个月后,“猪肉饭”就长得又肥又大,被送进了屠宰场,真的变成了大家饭碗里的培根……现代饲养场中的肉猪,多是生长快的优良品种,出生三四个月就能长到80~100公斤重,然后就要结束短暂的一生了。

之所以不继续养,一是因为小猪生长已开始放慢,再增加同样体重就要多耗饲料,不划算;二是小猪的肉质更细嫩,口感更好。随着动物年龄增长,肌肉中的“结缔组织”逐渐成熟。结缔组织主要由坚韧的胶原纤维组成,能增强肌肉力量,可嚼起来比较费劲。所以绝大多数小猪,活不到成年就得献身。吃了睡睡了吃的“猪式生活”,说来也充满辛酸啊!

小时候的猪聪明可爱,却要早早与兄弟姐妹争夺乳头。家猪的祖先野猪,就是通过多生幼崽来提高种群生存能力,现代培育的良种家猪产仔量更大。

梅花鹿撞了白撞?

暑假里,八轩去同学家农场打工,农场卡车半夜在路上撞死了一只野鹿。这笔意外收获,让大家吃了一顿鹿肉大餐……不对啊,鹿不是珍稀动物么,居然撞了白撞、说吃就吃?

原来,日本19世纪末开发北海道时,没多少年就把岛上特有的梅花鹿亚种——“虾夷鹿”(北海道古称虾夷)弄到濒危。二战后当地立法保护梅花鹿,可由于岛上的狼已被斩尽杀绝,失去天敌的鹿群很快“鹿口爆炸”,经常啃食林木、破坏农田、阻碍交通,搞得居民怨声载道。如今,虾夷鹿已经没了“免死金牌”,每年还要被专门猎杀一部分。

近年受保护后,北海道的梅花鹿数量暴增到60多万头,经常破坏森林、耕地,甚至私闯民宅。《银之匙》中被卡车撞死的鹿,为八轩当了一回解剖课教具,接着就上了餐桌。

梅花鹿、马鹿、麋鹿等大中型鹿类,对人类来说可谓“浑身是宝”,可为什么没能像马牛羊猪一样被驯化成家畜呢?原来鹿太过机敏胆小,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受惊狂奔,雄鹿到了繁殖期又异常好斗:不仅相互见面就掐,还攻击附近的雌鹿、小鹿和其他人畜,实在太危险,很难在小圈舍里饲养。况且论吃肉,鹿的生长速度没有猪、羊那么快,又不如牛出肉多;论干活,鹿的力气也比不上牛和马。对古人来说,养鹿的“投入产出比”太差,还不如放在森林里当“野味”更合算呢。

责任编辑 / 董子凡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