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耳朵的“枯草”


文章出自:博物 2013年第12期 作者: 海泉 

标签: 动物世界   地球村公民   

我国东部地区的野兔,大都是草兔。它的身体和周围的枯草融为一体,要是不动,还真难发现。
这只草兔露出了眼睛观察我,正是这只眼睛让我识破了它。
草兔宝宝也熟知“石化大法”,母兔出去时它就趴着不动。不过有时它也会犯傻,这只草兔宝宝独自跑到马路上来,看到过往车辆感到害怕,也习惯性地趴在路面原地不动。摄影/尹立坚

“你家门口的公园有野兔!”朋友对我说。我大为吃惊,那里人来人往,怎么会有这等野物?但随后,越来越多的人说这事儿:不论白天夜里,都能看到兔子吃东西、跑来跑去。我的兴趣一下就被勾起来,看来以前观察不够,我也要去找兔子了。

一连几天,我虽然碰上好几回兔子,但心情却很糟糕。尽管我走路时特别仔细观察四周,但兔子总是不经意间突然从脚边蹿出,然后瞬间没影了。连一个正脸都没看清。明明知道兔子就在这个区域,但每次都被兔子先一步发现自己。

被兔子耍了的滋味实在不爽,我只好躺在草地上,平复下烦躁的心情。午后的阳光温暖舒适,我倦意涌起,不知不觉进入半梦半醒之间。“梦境”中,一只野兔如幽灵一般,在我身侧的灌丛间时隐时现。当我定睛观察,它又身子一晃“草遁”了。正当我失望时,余光中又有个枯草团晃动了下,接着长出两个耳朵,变成了一只野兔。我转过头仔细瞧,那野兔竟又重新化成一团枯草。

这到底是不是梦啊?此时,一只喜鹊“喳喳喳”叫着从头顶飞过,让我彻底清醒了。揉揉眼睛,我发现“梦”里那团“枯草”竟还在那里,我紧紧地盯着它,看它还会如何变化。因为距离较远,我悄悄拿出了望远镜。镜筒中我看清了,表面是皮毛,不是杂草。可杂乱的树枝让我无法看清它的头部。正着急时,它稍稍伸了下脖子,露出了一只大眼睛和两个大耳朵,没错,是野兔!这次我不找它,它反而主动为我上演“灵异事件”,看来我又被它耍了啊……

责任编辑 / 张辰亮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