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开血盆大嘴,好萌!

    那时候我还从没见过蛤蚧,它也一直是我想要在野外遇到的神物。那几天夜拍,听说蛤蚧喜欢喀斯特环境,我就专门沿着有喀斯特山岩的小路走。

    作者: 唐志远   出自:2022年第09期

  • 合法养鹦鹉 不限“御三家”?

    这些年来,国内允许个人合法饲养的鹦鹉,一直只有三种。但去年以来,针对其他几种鹦鹉的市场“松绑”,开始有了一些动作。在生态保护意识普及的今天,为什么要让更多的鹦鹉,……

    作者: 谢翃瀚   出自:2022年第09期

  • 从先锋到落寞 “侏罗纪”系列电影的兴衰

    跨越30年的“侏罗纪”系列电影六部曲,今年终于完结了。不得不说,后几部影片的质量见仁见智,这届恐龙迷的态度也是吐槽多过追捧。但对于恐龙文化这些年来的“出圈”,该系列……

    作者: 江泓   出自:2022年第09期

  • 我与“最稀有蜻蜓”的十年之约

    间翅亚目——昔蜓,本是蜻蜓目中最古老的家族。但如今“人丁”寥落,全世界只剩3个物种。中国虽是分布区之一,可见过它们的人没几个。十年前,作者在一次偶然机会下发现了昔……

    作者: 张浩淼   出自:2022年第09期

  • 水中“猛兽”

    蜻蜓是纯粹的肉食者,在昆虫界,它们就跟螳螂、胡蜂一样属于顶级猎手。早在成年之前、蛰伏水底时,它们就已锋芒毕露——蜻蜓小时候叫水虿,是水下世界的猛兽。

    作者: 胡杨   出自:2022年第09期

  • “蜓生大事”详解

    每到夏天,蜻蜓纷纷羽化,对普遍只有几个月寿命的成虫来说,最重要的使命就是繁衍后代。“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点水蜻蜓款款飞”,这些名场面其实都是蜻蜓的繁……

    作者: 张浩淼   出自:2022年第09期

  • 晚霞中的红蜻蜓 你到底是谁?

    “晚霞中的红蜻蜓,请你告诉我……”这首悠扬动听的童谣,很多人都会唱,小时候抓蜻蜓,也常常把红色的种类当作珍宝。其实,在我国大江南北,有很多种 “红蜻蜓”,每个人童……

    作者: 停于   出自:2022年第09期

  • 蜻蜓家族

    蜻蜓是常见又好认的一类昆虫,大江南北、城市乡村,到处都有它们的踪影,正因如此,它们才会成为许多人的童年记忆。不过,多数人对蜻蜓的了解也不深,往往只是根据颜色外形,……

    作者: 张浩淼   出自:2022年第09期

  • 我的自然月历

    9月 鼠蚁备冬,雀鸟南行,鹰隼齐过境 莺去来,蟾蜍归渊,鱼翔秋水间

    作者: praying   出自:2022年第09期

  • 从“小野猪”到“大恐龙” 双垂鹤鸵变形记

    鹤鸵是一类骨骼清奇的大鸟,它们从小长到大,也会经历天翻地覆的剧变。长大后,它们将变成能致人死命的“最危险鸟类”。

    作者: 谢翃瀚   出自:2022年第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