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征兵选美,万里挑一!行道树的选择标准

    行道树看起来琳琅满目、种类繁多,然而若划归到自然界的植物分类中,常见的范围也就限定在百十个物种之内种——它们是千百年来,人类从全世界数万种木本植物中严格挑选、再精……

    作者: 赵世伟   出自:2021年第11期

  • 达尔文与食虫植物

    提到食虫植物,必须要请出著名的达尔文。他是最早揭示食虫植物秘密的人之一。那么,达尔文研究食虫植物时,有什么趣事呢?

    作者: 李峰   出自:2021年第03期

  • 去巴厘岛爬活火山

    不论你是否去过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想必也听说过这个海清沙幼、椰风醉人的度假胜地。2015年大一学生骆一舟第一次去那里,却不为海滨度假,而是爬火山。如今她已成为火山学专……

    作者: 骆一舟   出自:2021年第02期

  • 黄黝家事 “纯原生态”鱼缸演义Ⅲ

    上回说到我家“杂货缸”中的黄黝男一号—大块头家喜添新丁,不过这数百个娃属于半成品,还要经过孵化才能呱呱坠地。我每天给它们做“彩超”,眼瞅着里面的胚胎开始转动、长出……

    作者: praying   出自:2020年第12期

  • 还是北欧那个范儿: 《冰雪奇缘2》中的北欧风情

    时隔数年,《冰雪奇缘》的续作终于上映了。对研究极地生态的我来说,这部动画电影又多出一分亲切感:里面不少场景,都让我想起在北极圈附近做科考的日子。还有电影里的那些人……

    作者: 郦冰熹   出自:2020年第03期

  • 黑水沼泽“光明行”

    拜电脑游戏所赐,我心目中沼泽的形象阴森恐怖:遍地黑水泥潭,布满吞噬人的陷阱,异形怪兽出没其间……直到2015年我读博士时,去了趟美国东南部一个真正的“黑水沼泽”:居然……

    作者: 金文驰   出自:2020年第02期

  • 琥珀家族大盘点

    “本是寒松液,蚊蚋落其中”,这是唐代诗人韦应物在《咏琥珀》中写下的诗句。我们很多人也和韦应物一样,认为琥珀是松树脂变成的,里面有时还包裹着小虫子。实际上,琥珀并不……

    作者: 陈睿  马帅   出自:2020年第01期

  • 长耳鸮“最后”的晚餐

    长耳鸮是种比鸽子略大的猫头鹰,头顶有兔耳朵般的羽簇,十分可爱。这种鸟儿白天闷头睡大觉,只在夜晚活跃,所以很难观察。每年秋末,一些长耳鸮会到我生活的城市来越冬,我“……

    出自:2019年第02期

  • 寻螳记 哥斯达黎加雨林

    世界上有大约两千种螳螂,大多数都身材纤瘦,善于伪装成各种植物枝条。只有少数螳螂可以拟态树叶,其中以美洲雨林中的“南美叶背螳”尤为特殊,身材竟然长成又扁又宽的“叶片……

    作者: 朱卓青   出自:2018年第12期

  • 非主流洞穴

    作为一种独特的自然景观,洞穴通常是指人能进出的天然地下空间。世界上大多数洞穴都是溶洞。但溶洞之外,确实也有些非主流洞穴,成因和感官效果别具一格。

    作者: 黄英   出自:2018年第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