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肤色:黑白红黄的虚实流变

    中国人在近代曾被称为“黄种人”,但是明朝来华的传教士,却说中国人是“白人”。我们的肤色到底算黄还是算白,不同族群的肤色差异因何而生?通过基因测序,人类学家找到了最……

    作者: 颜孚   出自:2020年第09期

  • 俾格米人:丛林中的小人国

    今年7月29日,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发布了一则道歉声明,道歉对象是一名已死去上百年的非洲男子奥塔·本加。奥塔身高不到1.5米,曾被关进纽约的动物园公开展览,因为他来自传说……

    作者: 萧陵   出自:2020年第09期

  • 从观星到“算星”天文台发展简史

    天文台听起来是现代产物,但对于古代农业文明来说,制定历法、安排农时,乃至用“天数”维护统治者的合法性,都离不开天文观测。因此天文台在世界各地的历史,几乎与宫殿、神……

    作者: 张超  解仁江   出自:2020年第09期

  • 解剖天文台

    现代天文台自诞生以来,一直是把天文望远镜当“眼睛”,以它为核心开展研究。不过,今天的天文望远镜,早已不只是传统意义上的“看星星”:有的专看低频电磁波,有的专看高频……

    作者: 解仁江   出自:2020年第09期

  • 探秘天文台

    相比大地、海洋和动物植物,浩瀚的星空显得更加神秘。早在数千年前,人们就认为日月星辰的运行,会决定气候农时乃至兴衰气运,并专门建立“观象台”——也就是天文台的雏形。……

    出自:2020年第09期

  • “切”块池塘 带回家 “纯原生态”鱼缸演义

    对饲养本土水族的缸,“水族圈”有个比较上档次的称呼,叫它“原生缸”。但我这缸无论外观还是内容,都有点儿超出原生缸欣赏底线,可以说是个十足的“杂货缸”。

    作者: 张瑜   出自:2020年第09期

  • 在西沙生活是什么体验? 永兴岛的日常

    一个三沙市,占了N个全国之最:中国最南端的城市、面积最大但陆地最小的城市、人口最少的城市、最神秘的城市……它的“市区”主要位于西沙永兴岛,这个南海小岛上的日常生活……

    作者: 董子凡  张辰亮   出自:2020年第08期

  • “人造”后脑壳

    摸摸彼此的后脑勺,你会发现有的圆润,有的扁平。不同的颅骨形状并非全凭天生,也会有后天人为塑造的因素起作用。人们为何追求独特的后脑勺?坚硬的颅骨又怎么人工塑形呢?

    作者: 袁边   出自:2020年第08期

  • 锦鳞游泳:汉字里的鱼

    你在网上转发过“锦鲤”吗?鱼,不仅是幸运图腾、盘中美味,还是诸多成语和文学典故的载体。鱼部字,是有故事的汉字。

    作者: 宰予   出自:2020年第08期

  • 西沙赶海Ⅱ 永兴岛海滨植物篇

    本来我也在海滩寻宝,手掌却不幸被一只虾蛄攻击,一拳锤到流血。被深深伤害的我离开伤心地,专心看植物去了。这里的植物颇具海岛特色,由沙滩向内陆,渐次分布着草本植物带、……

    作者: 林语尘   出自:2020年第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