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飞机草上“打飞蝶”

    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也是著名的观鸟圣地。拍了好多天虫子,今天我也拿起“大炮”准备打打鸟。林鸟太难拍了,钻林子咬一身包,也只拍到几个剪影。我干脆来到草坪开阔处,“守……

    作者: 唐志远   出自:2023年第07期

  • 知了身上的“棉花糖”

    一到夏天,雄蝉便会登上高枝鸣唱,循声搜索不难看到它们的身影。有时你会发现,一些“歌唱家”的肚子上,还粘有“棉花糖”:近似椭圆的白色鼓包,黄豆大小,质地看上去柔软Q……

    作者: 吴超   出自:2023年第07期

  • 天生叛逆“杀马特”,长大山寨“呆企鹅”

    夜鹭是国内常见的一种鹭鸟,配色黑白分明,有些像企鹅。但这仅限成年,幼年夜鹭的造型相当惊悚,跟父母的样子完全不沾边。

    作者: 修浩然   出自:2023年第07期

  • 峡谷密林求索,金猫五光十色

    金猫,是野生“小猫”中的大个子,也是野生猫科动物中毛色变化最多的。西藏东南部的雅鲁藏布大峡谷,是它们为数不多的分布孤岛。本文作者和小伙伴们,在大峡谷的原始森林中调……

    作者: 李大江   出自:2023年第07期

  • 驼鹿 极北之地的森林巨人

    在我们平时印象中,鹿是一类身形苗条、体态优雅的动物。但在我国东北、新疆的山林里,却漫步着一种高大如驼、体壮如牛、气质粗憨的巨鹿——驼鹿。

    作者: 何全   出自:2023年第07期

  • 谁害死了蜗牛?

    在墙根角落、杂草丛中、林下空地,常能见到散落的蜗牛空壳。仔细观察,会发现螺壳上大多有外力导致的破损,这很可能是捕食者的手笔——在它们眼中,蜗牛堪称现成的营养套餐,……

    作者: 久一   出自:2023年第07期

  • 蜗牛的去壳之路

    前文曾说到,没有壳的蛞蝓(鼻涕虫),并不是没进化出壳,而是从有壳的蜗牛演化而来。而且今天存活的种类,还暗示了一条从“有完整壳”到“肉包壳”(半壳、小壳)、再到完全……

    作者: 久一   出自:2023年第07期

  • 蜗牛的“私生活”

    虽说蜗牛很常见,但我们常见蜗牛爬,顶多再看它吃点东西——至于如何婚恋繁衍、发育成长,就很少有人能看到了。让我们以“散大蜗牛”(欧洲经典食用种类)为例,仔细观察一下……

    作者: 吴岷  久一   出自:2023年第07期

  • 蜗牛 定居陆地的螺

    日常生活中,蜗牛是再常见、再好认不过的动物了。但你有没有注意到,蜗牛与海里的海螺、淡水里的田螺,是不是长得有点像呢?——它们还真是一家子。蜗牛的祖先离水上岸后,在……

    作者: 吴岷  久一   出自:2023年第0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