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瞌睡虫
生物钟主宰的睡眠


文章出自:博物 2008年第07期 作者: 杨苏晓 

标签:

酷热难当的夏日,午后的睡意浓得让人无法抵挡—你恐怕会一边在课桌上用手肘支着脑袋假装听讲,一边在心中咒骂这不请自来的“睡神”。地球自然光线与温度的周期性改变,在我们身体内部安装了“生物钟”,操控着日夜作息。我们这台身体里的“计时器”,也能给你的午间瞌睡提供理论支持。

地球人为何要“昏迷”?

想象一下:有这么一颗叫做“不夜星”的行星,公转频率和自转一样,所以它的一半常年艳阳高照,另一半则永远处于漫漫长夜中。在这没有昼夜交替的世界里,由于气候适宜,所以也诞生了生命,它们拥有与地球生命截然不同的进化历程,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生活形态:所有生物都集中生活在这个星球上明暗交界处,一块带状的狭窄区域里,而且——从来不用睡觉。

当“不夜星”的智慧生物第一次造访地球时,他会吃惊地发现,这颗蓝色的星球上的人们,在一个太阳年的365天中,都会日复一日地停止运动,陷入几个小时的“昏迷”。

“地球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位外星朋友困惑地想,“日光一旦照不到他们,这些人就全被撂倒了,跟约好了似的。”与“不夜星”人怀有同样疑惑的,恐怕还有跟午后睡魔打得不可开交的你——是谁掌控着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规律?又是什么注定了你每个下午的第一节课,都上得如此“困”意盎然?

以光作“表”

如你所知,我们生活的地球,以一天24小时的自转周期,和一年365天的公转周期,运行于自己的轨道上,昼夜分明,四季有别。地球的规律性运动,随着漫长的进化历程,在千千万万生物体内留下烙印:候鸟暖冬仍然振翅南飞;松鼠在食物尚足之时就开始储存坚果;春分才过,楼下的小公猫就开始“吊嗓”了并非是动物们都看得懂日历,而是“生物钟”在替大伙掐算着时间。

责任编辑 / 萧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