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礼物


文章出自:博物 2008年第07期 作者: 穆夏 

标签:

我怀疑所有的黄粱梦都是孕育在同一个令人睡意昏昏的奇妙夏日,书呆子们在槐树下流着哈喇子睡着了,梦来梦去就见识到自己漫长而荒唐的一生。

这就是曾经有过的夏天,悠长闲散,并不像今天那样,午后打盹的奢侈度会随着睡着时间的延长而线性上升。虽然没有电力,也没有由此驱动的一切机械,从史料和文物中我们却惊讶地得知,那时候爱好风雅的人们,夏天的生活质量之高,甚至可以说比现在舒适浪漫好多。在人与外界环境千百年的互动中,一种自然圆融的境界由此生成,而夏日生活,或许是我们用以管中窥豹的一个有趣例子。

然而,拿摩登生活和古人的“天人合一”交换,谁会心甘情愿说YES?隔热材料构建的、装置有中央空调的大楼,换来池塘水亭荷香三件套到底值不值?古代的冰盘,那冰镇效果,是不是就不如今天的冰箱?是哈根达斯可口,还是酥山更令人垂涎?

还好,虽然时代给与的可能性几乎有无数种,但是身为个体永远只能选择一种生活—那就是生活在当下,这个由机械、能量和各种各样理论堆砌的时空。不过,当日月和我们行经这个长长的夏日,不妨也知道在生命长河流来的方向,还有这样一些人,这片土地曾经属于他们,他们自在地呼吸、睡眠,间或陷入沉思,他们把人世间的生活当成一生追求的伟大艺术。这些人也会在夏日流下汗水,也会陷入人生的种种失落与欢喜,却并不知道他们留下那么多奇妙的东西,是今天我们受之有愧的礼物。

责任编辑 / 徐韵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