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系列之夏至甜瓜香


文章出自:博物 2007年第06期 作者: 邹帅 董路 

标签: 新疆   

转眼间,我们就吃到了夏天,这回要给大家分解的就是夏日水果代表之瓠果类。怎么?这个名字好陌生!看看这“瓠”(hù)字的右半边就该马上联想到,我们的主角应该与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没错,黄瓜倭瓜丝瓜苦瓜,当然还有西瓜冬瓜之流,这些属于葫芦科的植物,它们的果实有个专门的名字叫瓠果——这类果实是子房和花托一起发育而成的,子房壁和花托共同形成外果皮,就西瓜或哈密瓜而言,就是俗称的瓜皮,至于可食部分,哈密瓜和西瓜又有不同:哈密瓜或香瓜,所谓的果肉由中果皮和内果皮发育而来,而西瓜贡献红色果肉的器官主要是“胎座”。这个词听着有点莫名其妙?其实挺简单的,把植物的子房想像成一个果实,而其中含有的种子,是由胚珠发育而来,所谓“胎座”,则是子房中胚珠着生的部位。再回到西瓜上,绿色的瓜皮,是外果皮提供;绿皮和红瓤之间的粉白色部分,是中果皮和内果皮;种子自然是黑色的瓜子;瓜子没有直接长在绿白色的瓜皮上,而着生在中间红色的美味西瓜瓤里,所以这“瓜瓤”正乃胎座是也!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吃个西瓜真累……

西域名果哈密瓜

铁齿铜牙的纪晓岚曾教导我们:“西域之果,蒲桃莫盛于土鲁番,瓜莫盛于哈密。”客气地说,纪晓岚或许用了通假字“蒲桃”,其实就是写错别字嘛。不过他提的两种水果,至今仍是新疆的代表物产:葡萄和哈密瓜。“哈密瓜”之名自清康熙年间开始在中原流传,《新疆回部志》云:“自康熙初,哈密投诚,此瓜始入贡,谓之哈密瓜。”当时这东西可是希罕物件,是进贡宫廷的极品,清初的《西征纪略》中描述运送皇家专享哈密瓜的场景,颇有点气势磅礴的味道:“路逢驿骑,进哈密瓜,百千为群。人执小兜,上罩黄袱,每人携一瓜,瞥目而过,疾如飞鸟。”其实新疆栽培哈密瓜的历史相当久远,吐鲁番高昌故城北边发掘的晋朝古墓群曾刨出过半个干缩的甜瓜和若干瓜籽,随后又在附近的唐朝古墓中发现两块甜瓜皮。从这些瓜籽和瓜皮表面的纹路来看,已经与现在当地生产的哈密瓜几乎没什么区别。看来,清廷享受的哈密瓜待遇,早在1600多年前,就已为古墓中的死者捷足先登了。

甜瓜家族

一种厚皮甜瓜

若要考证哈密瓜究竟为哪种植物,就要从它的味道说起:甜丝丝香喷喷!这种甜味,自然而然令人把哈密瓜和甜瓜想到一起去。所谓“甜瓜”,其实包含了很多变种和品种,论类别的数量,绝对不容小觑。按照生态学特征,通常把甜瓜分为厚皮甜瓜与薄皮甜瓜两种,哈密瓜属于前者;而从植物分类的角度,不仅甜瓜这个物种本身经过栽培筛选,形成了包括哈密瓜、白兰瓜、喀什瓜在内的诸多品系,就连甜瓜的8个变种中,有些也是知名水果。甜瓜的8个变种为:网纹甜瓜、硬皮甜瓜、冬甜瓜、观赏甜瓜、柠檬瓜、蛇形甜瓜、香瓜、越瓜。其中香瓜原产非洲热带沙漠地区,北魏时期引入我国,因清香袭人而得名,是不错的水果;而蛇形甜瓜又名菜瓜,虽然不是水果,却是我国南北普遍栽培的蔬菜,并多被酱渍制为酱瓜。

围着火炉吃西瓜

瓜田中的西瓜。供图/全景

提到瓜类和瓠果,不提西瓜总有点说不过去。西瓜虽然不是甜瓜家族中的一员,好歹也是一近亲,属于亲兄表弟的关系。就连以哈密瓜闻名的新疆,同样也有一句关于西瓜的家喻户晓的俗语:“早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这句话本是在说新疆昼夜温差大,然而,夏季才能盛产的西瓜,需要边烤火边吃,在中原人士看来,总有些许诡异——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西瓜是要在大热天登场的。令人汗流浃背的阳光,永远聒噪的鸣蝉,清凉通气的短衣襟小打扮,来上一块冰箱里冻透了的凉西瓜,绝对是种享受!然而我们的老祖宗们虽然没有冰箱,同样也会享受冰镇西瓜的美味:他们发明了“冰食”的方法来对付高温酷暑,也就是把瓜果放入深井中浸泡。由于井水是冬暖夏凉的,泡的时间久了,水井的效果不亚于冰箱,“井镇西瓜”也由此而生。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