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家的宠物


文章出自:博物 2011年第10期 作者: 陆英 

标签: 地球村公民   

观察动物可并非是生物学家的专利,哲学家也喜欢一边观察动物的形态和习性,一边思考哲学问题,并时常从动物身上得到启发。那些引发灵感的动物是哲学家的宠儿,他们甚至采用动物的名字,来为自己创立的理论命名。豪猪、鲇鱼、鳄鱼、鸭嘴兽,它们究竟是谁的宠物呢?《博物》立刻带你走进哲学家的动物世界,来看看哪些动物成就了哲学家的思想和理论,这些哲学思想又和动物本身有什么样的关联。

孔雀VS泰戈尔

绚丽的尾羽却是“无用之物”

“麻雀看见孔雀负担着它的翎尾,替它担忧。”—印度著名诗人、哲学家泰戈尔在《飞鸟集》中这样说。其貌不扬的麻雀,当然比孔雀更擅长飞翔,华丽而冗长的尾羽,既是孔雀值得炫耀的亮点,却也是阻碍它展翅高飞的负担。美丽与浮华,有时并不一定具有实际作用。法国哲学家伏尔泰也提到过:“如果孔雀会说话,它也会吹嘘自己的灵魂,并且还会肯定地告诉你,它的灵魂就住在它美丽的尾巴上。”

孔雀又何苦背负这一堆华丽而无用之物呢?实际上,这些美丽的尾羽也并非一钱不值。雄性孔雀在求偶时,要展示自己的尾羽(严格讲是尾上覆羽),谁的尾巴越漂亮,雌性就越有可能与谁双宿双飞。孔雀开屏,其实就是在向“外貌协会”的雌性宣扬自己的优越。于是,尾巴越漂亮的雄性,越能博得异性的欢心,却也越发面临着被尾巴拖累的威胁。这就是进化中的博弈,尽管从实用主义出发,这些漂亮的尾羽都是冗余,浪费能量,制造危险,但对于雌性孔雀来说,有漂亮尾巴的异性,一来说明它能找到更多吃的,用营养来保证尾巴的生长,二来说明它机智勇敢,即使拖着长尾巴,也能逃避天敌的袭击而存活。这样的如意郎君,为何不嫁?

豪猪VS叔本华

在互相亲近和互相伤害之间保持距离

一群豪猪在寒冷的冬天里,想要互相亲近,互相依靠,拥挤在一起彼此取暖,但它们身上的尖刺却会伤害到对方。它们分散开,又因为寒冷再度聚在一起,最终,它们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距离:既不会彼此伤害,又尽量保持亲近。哲学家叔本华在著作中提出了这个经典的“豪猪理论”。在此之后,许多人都对这一理论进行了诠释与延伸,鲁迅先生就曾说:“假使豪猪们中夹着一个别的,并没有刺,则无论怎么叫,它们总还是挤过来。”—在这里,鲁迅先生是在讽喻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刺,就不能自我保护。当然,叔本华的初衷,是想说明人际关系中所谓的“礼貌”,也就是人与人交往时应该保持的分寸感。

如果按照“豪猪理论”看来,豪猪实在是种可怜的动物。在一些国家的寓言故事中,豪猪也因为背后有刺,而交不到朋友,一直孤独地生活。实际上,豪猪没那么孤单,一来它们的刺并不是全身遍布的,二来刺有明确的方向性,因此这些针刺并不妨碍豪猪们过群居生活。此外,虽然小豪猪出生时就有刺,但那些刺都很软,要出生之后过几天才会渐渐变硬。因此,豪猪其实并不冷漠孤独,真正孤独的,是与人交往时始终保持着距离感的人类。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