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军刀牙遇到弯长牙


文章出自:博物 2005年第08期 作者: 邢立达 

标签:

“暮色苍茫,残阳似血,我们在由大片冷杉、云杉构成的针叶林中疾速穿行。一只只厚实富有弹性的足垫落在苔藓地上,无声无息;一把把20多厘米长的军刀牙固住最后一束阳光,煞气非常;一身身淡棕黄色的皮毛流动着华丽的光泽,精神抖擞。整个战队如一把索命军刀,向森林边缘一小群真猛犸象(Mammuthus primigenius)扑递过去。

苍白的月光映着加利福尼亚州灰暗的苔原,静静的黑夜吞噬了最后的希望,猛犸象群被我们20多个弟兄团团围住,顿时杀气满天。长达6天的追踪与骚扰让猛犸象疲于奔命,这群巨象的眼中已无自信的光芒。就在群象神情恍惚之时,我们的头儿呼啸而出,近400公斤的身体像一发炮弹砸在象群头象身上,巨大的前扑动量让这只近7吨的大块头一个踉跄,两根肋骨被打断。紧接而至的是头领极为硕壮的前肢,可收缩的利爪像钢锥般钉入头象的身躯,将其拉倒在地。头领的脑袋紧贴住对手颈部,压制住猛犸象,此时又有几个兄弟助攻上来,猛犸象彻底被放倒。两把锋利的军刀牙割破了猛犸象的喉咙。象群在头领恐惧痛苦的吼叫声中四处乱窜,狂风呼啸,震天的悲吼中,象群被屠杀殆尽……

桑拿房中的猛犸象
1901年9月14日,三位俄国科学家在西伯利亚科林姆斯克,他们望见有一个庞大的耸立在空中的脑袋,这只猛犸象的身躯和四肢还完全埋在冰雪之中,为了把这只冻结在地底下的庞然大物拖出来,他们决定在猛犸象周围建了一间类似桑拿屋的房屋,由两具炉子加热,使冰雪融化……

这个了无新意的故事每天晚上都在我耳边重复着,前辈们对当年的战绩就如此津津乐道?不过所谓的生活,也总是这样不断的重复着。我叫猎刀,属于命运剑齿虎(Smilodon fatalis)。所谓命运,按照头儿附庸风雅的解释是我们主宰着整个针叶林与苔原动物群的生命。我哥哥圆瞳则有异议,圆瞳哥比我大5岁,隶属剑齿帝国侦查敌情的暗部,心狠爪辣,极少出爪,出爪必不留活口。

不过哥也有侠骨柔肠,虽然不为外人所知。小时候,他常叼着我看银河边缘蝎虎座(Lacerta),3.8等的亮度在他圆型的瞳孔中折射,他说:“刀刀,命运就是为了你认为最重要的东西而活,并用一生守护它,明白吗?”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这是位于美国洛杉矶市汉考克公园内一个化石场的拉布雷亚沥青坑(La Brea Tar Pits)的虚拟挖掘场面。这个1769年探险发现的沥青坑中有多达166000件的命运剑齿虎骨骼标本,至少来自2500只个体,繁盛程度可见一斑。

之后不久,哥在族群围歼猛犸象时阵亡,最爱我的人就这样离我远去。接下来很长时间我什么也没做,静等着时间把哥的名字冲淡。此时,哥原来的手下,出道前因为卖注水猛犸肉、拒捕和袭警被逐出族群两年的刀疤给我送来了一只刚7个月大的小猛犸,这是打扫战场的时候捡的,送给我解闷。

责任编辑 / 张旭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