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角落的异世界
人类身边的驻民


文章出自:博物 2007年第08期 作者: 王辰 

标签: 自然摄影   

汽车的尾气,生活的噪音,以及永远忙碌的人流;清晨的洒水车,深夜的霓虹灯,以及长久笼罩的雾霭阴霾都市的生活喧闹而匆忙,人与人擦肩而过,相识或者分离,他们关注晚餐的菜式,关注银行卡中的数字,关注电视节目和花边新闻,他们自以为是都市的主人。然而很多人似乎忘记,或者他们虽然记得,却漠不关心,在人类的周遭,都市的角落里,另外一些生命也以自己的方式欣欣向荣地生存与发展。

超越“蜘蛛人”

蟑螂被称为“小强”并非毫无依据可言,它们杀不死赶不走,笑傲厨房厕所每一角落,昂首面对杀虫剂、粘贴板、蟑螂屋,如同关汉卿所言,“蒸不熟煮不烂捶不扁炒不爆”。面对直上直下的墙壁,蟑螂们肆无忌惮,穿梭往来,如履平地。人们大都厌恶它们的身形,狠狠拍死,扔进马桶冲走,其实如果仔细去看蟑螂的腿脚,便会发现它们超越“蜘蛛人”爬墙上梁所依仗的独门道具:许许多多横竖枝叉的刺钩,足以帮助蟑螂直上直下。

吸血鬼的秘密

伴随在人类身边,挥之不去,驱之不绝,恶贯满盈的家伙,当然还有蚊子。它们为了饱餐新鲜血肉,总是冒着毒气和催泪烟雾的阻挡,顽强拼搏,奋勇当先,用留在人类皮肤上的一个又一个鼓包,来宣告它们的战绩。当然也没有人愿意仔细观察蚊子,但其实略加留心便会发现,蚊子身为昆虫却只有一对翅膀(大多数昆虫有两对翅膀)其实蚊子、苍蝇、食蚜蝇之类的昆虫都是如此,有一对翅膀退化为短小的棒子状,称为“平衡棒”。蚊子们另一值得关注的部位是羽毛状的触角,敏锐的蚊子,依靠这敏锐的感觉器官,来躲避人类的袭击。

“优昙婆罗花”缔造者

入夏的城市,总有人在树叶、草棍、窗台、钢管、电线杆上,发现纤细的丝状物上面有个小鼓球,这些貌似怪异的东西,有时被当作奇异的真菌,有时被当作上苍的警世,有时出现在香火缭绕的寺院,便被称为“优昙婆罗花”,传说三千年一开花的,是祥瑞之征兆。其实只要略熟悉昆虫,对于此物就会见怪不怪,只是草蛉产的卵而已。草蛉捕食害虫,算是该被人类亲之近之的虫子,它们如同蜻蜓一般,拥有漂亮的复眼;在绿化完备的城市里,夏夜的草丛中常会看到草蛉略显纤弱的身影。草蛉产卵时分泌黏液,制成细细的丝状长柄,用以把卵悬挂,至于“优昙婆罗花”嘛,三千年一开花的那是猪八戒偷吃的人参果。


巡航“战斗机”

蜻蜓被称为昆虫中的战斗机并不为过,每每见到蜻蜓振动着翅膀飞越天空,每每感叹城市尚未完全被钢铁水泥覆盖,但想必苍蝇蚊子之流不会如此诗情画意感逝伤怀,被蜻蜓看中,是它们的噩运,在蜻蜓的复眼中,会映射出无数个猎物的影子。当污水逐渐变得清澈,蜻蜓得以在都市中重新觅到生机,但它们有时近乎顽固的习性,使它们不太容易融入城市生活:比如点水,蜻蜓点水是在产卵,但凡是如水一般反光的地方,都会成为蜻蜓选择产卵的地点,例如反光的汽车玻璃。苍蝇蚊子都已被都市生活同化,下一步,无论如何,也该轮到“战斗机”们改造和变通了吧。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