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中的瑰宝
钱币上的西亚物产


文章出自:博物 2012年第07期 作者: 吴将 

标签:

西亚地区虽然被大片沙漠所覆盖,但在其中星星点点的绿洲上,却孕育了古老而璀璨的文明。由这里走向欧洲的玫瑰誉满全球,甜蜜的椰枣伴随着驼队与旅人远征,而如今,石油则是这里最重要的经济来源。这些茫茫沙漠中的瑰宝,也纷纷出现在西亚地区的钱币之上。


夜莺之血 染红玫瑰

“来如流水兮逝如风,不知何处来兮何所终。”小昭唱起自幼学来的歌,背向中原的方向,背向着深恋着的张无忌,踏上了返回波斯的旅途。这是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情节,但那首波斯歌曲在历史上确实存在,其作者是11世纪的波斯天文学家、哲学家莪默·伽亚谟。集科学与文艺于一身的伽亚谟,也曾无限感慨地指着花园中的花朵,对他的学生说:“我的坟墓所在的地方,北风将把玫瑰撒在它的上面。”

大马士革玫瑰精油

生如夏花,只为灿烂一瞬。伽亚谟选择了玫瑰与自己的灵魂为伴,因为他所生活的国度,拥有世界上最知名最芬芳的玫瑰花—大马士革玫瑰。伽亚谟逝世后,葬在今伊朗境内的纳霞堡。几年后,当初的学生从恩师墓旁经过,见到墓园之外恰好是一座花园,夏日的青涩果实挂满枝头,零落的玫瑰花瓣随风飞舞,轻轻停落在墓碑上,正如伽亚谟生前的期望。

编辑图注信息

如今世界上最著名的玫瑰产地保加利亚,用于蒸馏精油的玫瑰品种,依然是大马士革玫瑰。追溯历史,这种玫瑰原产于伊朗、伊拉克等地,十字军东征时传入中欧。今日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是当时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在欧洲知名度极高,所以当时这些产自西亚的玫瑰以大马士革命名,并将这名号传承至今。

在伊朗,一则有关玫瑰的传说也流传已久:真主任命白玫瑰为花中女王,去取代屡屡在夜晚渎职的睡莲,白玫瑰在夜间也尽职尽责地散发芳香。同样在深夜出没的夜莺自此迷恋上了白玫瑰,每当花开香浓,夜莺便婉转歌唱,直至声嘶力竭。歌至忘情时,夜莺扑向花丛,玫瑰枝干上锐利的刺,深深刺入了夜莺的心,奄奄一息之际,夜莺用最后的生命,鸣啭出了天籁之音,而它的鲜血则染红了白玫瑰的花瓣—这则故事,被印在了伊朗5000里亚尔的纸币之上。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