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大战病毒
放蚊子灭登革热


文章出自:博物 2014年第11期 作者: 欧阳铭凯 

标签:

2014年夏秋时节,我国南方爆发“登革热”。蚊子是这种疾病的传播者,广州等疫区正在展开大规模灭蚊以缓解疫情。然而同样饱受登革热困扰的巴西,今年9月却“放飞”了近万只蚊子,用来对付这种传染病。蚊子怎么会“倒戈”了呢?
2014年10月,广东医务人员正在用喷雾器洒药灭蚊。
登革病毒没有细胞结构,90多层蛋白质“盔甲”组成一个球形包裹保护内部的遗传物质(一条单链RNA),各型登革病毒都容易变异且彼此间差别微小,人体免疫系统很难辨别。

“装腔作势”的瘟疫

近几个月来,我国南方登革热疫情不断升温,如今已经有超过3万人染病。“登革热”我们往年听说得不多,但论资历它可不是什么传染病的“新秀”,自被发现以来,已经困扰人类两个多世纪了。

早在1779年,这种疾病在印度尼西亚等地首次爆发。染病者多关节疼痛,高烧不退,因而最初人们管这种病叫关节热或破骨热。后来医生发现,患者走路时为了避免关节疼,总是小心翼翼地紧绷着,姿态就像女子穿着不合脚的高跟鞋,于是就开始用西班牙语中“装腔作势”一词—即“登革”来称呼这种传染病。这个生动形象的称谓广为流传,得到了世界医学界的公认,后来发现引发此病的元凶是一种病毒,也被称作登革病毒。

登革病毒通过蚊子传播,传播速度很快,致病率高,如今登革热俨然成为世界上分布最广、患者最多的传染病之一,平均每年大约有5000万到1亿人被感染。别看染病者的死亡率不是很高,但会发生二次感染,一旦被登革病毒“补刀”,患者出现呼吸衰竭或出血性休克的几率很高,相当危险。

被染作蓝色的黄蜂卵上密布白色的细菌—登革病毒的克星“沃尔巴克氏体”。

免疫系统脸盲

病毒疫苗难产

通常一种病毒侵入人体后,人体就会产生抗体,对此病毒产生抵抗力——这也是我们接种疫苗的原理所在。但感染登革热的人却不能对登革病毒免疫,反而有时病还没好就会再次感染,继而引发重症,这就是登革病毒最令人头疼的地方。

责任编辑 / 王元天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