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院大冒险
《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中的庭院生态


文章出自:博物 2015年第02期 作者: 彭鹏 孟安华 

标签:

因患病而来到郊外庭院休养的男孩翔,与“小人族”女孩阿莉埃蒂相遇。小人族为了“借东西”而展开的冒险,翔和阿莉埃蒂的情谊,都以这座庭院和老宅子为舞台而展开。庭院里的野草、鲜花和动物们,非但牵动着故事情节,也是“伴人生态系统”中最具代表特色的物种。
回回苏
球序卷耳
酸模叶蓼
鸭跖草
天蓝苜蓿
通泉草

野草花园

第一次踏入庭院的翔,就偶然发现了阿莉埃蒂的行踪。那是在院子里的一大丛紫苏后面,“小人族”女孩抱着刚刚采摘的紫苏叶子和花穗,跳进草丛里头(右页上图1),连滚带爬地躲开猫儿袭击。紫苏在东方是常见的“香草”,可以用来制作味道独特的美食,例如朝鲜族的紫苏叶咸菜、我国南方的“紫苏梅”(紫苏叶包裹梅子腌制而成)、北方的苏子叶卷烤肉。虽然紫苏常作为蔬菜来栽种,但实际上它的种子很容易自行发芽,经常会像杂草一样生长。紫苏有几个常见变种,其中叶子两面都是紫红色的,叫做“回回苏”,命名所用的模式标本就采于日本,阿莉埃蒂在“杂草丛林”中带回来的战利品就是它了。

从“小人族”的住处去往庭院,出入口就是老宅子墙角的排水口。阿莉埃蒂从排水口钻出来,呼吸着雨后的清爽气息,在她身边,是盛开在阴湿角落里的野花(上图3)。鸭跖草在潮乎乎的墙根下蔓延开来,茎叶有些像竹子,花朵的蓝色宛如雨后天空。东方的园艺学家用这种常见野草,作为沟渠、溪流等潮湿处的地被植物,几乎不需要养护,自生自灭也可年年繁茂。墙角草丛里还隐约可见蓼花,粉色的穗子低垂,形如狗尾巴一般。蓼花也是湿地常见野草,将它的叶子嚼烂,汁液中带有辣味,我国古代就曾用它当作调料,如果“小人族”想要吃辣,只要就地取材就没问题啦。

庭院里还有多种常见野草,它们共同构筑起“小人族”的冒险丛林。阿莉埃蒂抱着紫苏回家路上,从车前草的穗子状花序下钻过,与白藜的枝叶擦肩,逃窜时还差点踢到球序卷耳的小白花(上图2)。阿莉埃蒂家中的花瓶里,插着通泉草和天蓝苜蓿(上图4),也都是院子草丛里极常见的野花草。在她和翔见面的草丛中,还有许多一年蓬(也可能是春飞蓬)生长,这些白色“小菊花”虽然是来自美洲的外来物种,如今在亚洲很多地区都有野生,但人们却喜爱它的娇美身姿,并不刻意将它们看作“恶草”来铲除。

日本栽种的冰岛罂粟群落
冰岛罂粟
孔雀草
墙壁上的常春藤

传达心意的信笺

翔把一张字条和一朵花放在了排水口,希望阿莉埃蒂能够看得到,能够应邀来和他见面。他送给阿莉埃蒂的花朵,正是庭院中栽种得最多的花:冰岛罂粟(上图1、2)。这种原产于欧洲北部的花卉,颜色十分多样,从淡粉色、白色、浅红色,一直到橙黄色系,应有尽有。冰岛罂粟能够适应较冷的气候,不但是欧洲花园中的常客,也适宜在亚洲北部栽种,近些年来,我国北方和日本都有引种。虽然绽放出美丽而娇贵的花朵,冰岛罂粟的花语却是“离别”。也许翔只是无意间选了庭院里最多的花,与字条放在了一起,但阿莉埃蒂拿着这朵花前来赴约时,她已决定和家人搬离这所老宅院。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