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花添雅致 仙果蕴天机


文章出自:博物 2015年第03期 作者: 王辰 

标签: 草木庄园   

梨,古时为多种梨属植物的统称,常见栽培者有秋子梨、白梨等。秋子梨产于我国东北、华北、西北等地,生于较干燥的山区,京白梨、香水梨等品种由此驯化而来。秋子梨为乔木,高可达15米,枝条黄褐色或紫褐色,叶卵形,边缘具锐锯齿,伞形总状花序,花白色,花瓣5枚,果实近球形,黄色。除果实可食用外,秋子梨可作为抗寒砧木,也可栽种用作观赏。

两个黄梨敬贤臣

唐肃宗的夜宴,可并非寻常的宴席,乃是肃宗兴之所至,特意召来异常亲近之人,席地而坐,围炉言欢。除却肃宗,在座的有他的三位弟弟,如今各自封王。然而肃宗却顾不得兄弟亲近,只忙于亲自炖了两个梨子。众人不知何意,只听肃宗言道:“席间所食皆肉,李先生修道,不进荤腥,故以梨赐之。”这个值得肃宗皇帝亲自下厨的李先生,正坐在角落里,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此人正是唐朝名臣李泌,与肃宗甚是君臣相得,曾经枕着皇帝的膝盖睡过觉,此刻蒙赐梨之恩也就理所当然了。

肃宗还有更为充裕的理由:李泌长年修道,不食人间烟火,这梨也并非俗物,相传汉武帝建造“神明台”,供奉一众神仙的果品,梨便赫然在列。梨之得名,也因“梨者利也”,凡夫俗子食之有利身体康健,修行者食之有利得道飞升。然而唐肃宗的弟弟们却因这番美意而心存妒嫉—众王也请赐梨,肃宗不许,改赐其他果品,也未亲手烹制。于是众王请求以李泌为题,联句作诗。三王各作一句,曰:“先生年几许,颜色似童儿。夜抱九仙骨,朝披一品衣。不食千钟粟,惟餐两颗梨。”最后一句由肃宗接道:“天生此间气,助我化无为。”三王以食梨之事入诗,暗藏讥讽,肃宗之句,明说梨子可助修道,暗中又点明了李泌于大唐江山社稷的分量之重。

图1
春季梨花开放,满树雪白(图4),城市中也常见栽种,作为观赏花卉。细看梨花,雄蕊的花药微带红褐色(图1,秋子梨),作为点缀,更显精致典雅。如今市场上常见各品种的梨,大多来自秋子梨或白梨,鸭梨(图2)就是白梨的栽培品种,而近年来西洋梨(图3)也较常见。
图2
图3
图4

花开素雅品自高

梨之利人,虽在果实,然而春日花开,亦别有一番风韵,颇耐玩赏。梨花洁白,微有淡香,文人多赞其高洁素雅,甚至以此花自比。诗人王维与好友丘为,曾作《左掖梨花》诗相互唱和—丘为诗曰:“冷艳全欺雪,余香乍入衣。春风且莫定,吹向玉阶飞。”王维应和:“闲洒阶边草,轻随箔外风。黄莺弄不足,衔入未央宫。”二诗之意,都以梨花的品性自比。所谓“左掖”,指宫廷东门、大殿以左的“门下省”,明写此处栽植的梨花,暗指诗人身怀梨花品性,而愿投门下省,满是一派报国之心。

由唐及宋,文人因梨花柔媚,渐渐喜爱将这花比作女子,少了一分清俊孤高,却多了冰清玉洁。南宋史达祖的《玉楼春》梨花词,堪称甚得梨花精髓之作:“玉容寂寞谁为主?寒食心情愁几许。前身清澹似梅妆,遥夜依微留月住。香迷胡蝶飞时路,雪在秋千来往处。黄昏著了素衣裳,深闭重门听夜雨。”此中梨花,俨然是一位素洁淡雅、暗怀愁绪的女子形象。

分梨未必真别离

至于吃梨之法,由古至今,总会有些误解在民间流传。相传晚唐丞相李建勋,出游至山野,见一老叟教村童诵读诗书,但觉此人谈吐不凡,邀来同坐。李丞相口渴,连吃数梨,有幕僚进言道:“不宜多食,号为‘五脏刀斧’!”老叟听罢窃笑。李丞相请教其中缘故,老叟问幕僚,此说可有出处?幕僚称民间皆如此说。老叟言道:“此一说出自战国奇书《鹖冠子》,所谓五脏刀斧,非所食之梨,乃离别之离!”—正因“梨”与“离”两字谐音,今人吃梨也讲究不可与他人分食,所谓“分梨”即指“分离”。

实则古人吃梨,讲究“剖食”,也就是以刀切破分开后食用。梨可剖,自然也没有“分梨”的忌讳了。倒是裂土割地所谓的“剖裂”,会被古人以相近读音称作“剖梨”,使食梨之法多少带了不祥的寓意。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