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造一座植物园


文章出自:博物 2015年第05期 作者: 天冬 

标签:

去植物园赏花踏青,亲近自然,顺便认识一点奇花异木,这是通常游客们的心思。然而除此之外,植物园还有些更加高大上的用途。到底需要什么、怎样设置,才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植物园?《博物》杂志特地选取了上海辰山植物园为例,带你一边游园,一边讲述植物园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到底何为“植物园”

我家后院是一座小花园,不但栽种了花草,还有时令蔬菜,还有葡萄架,还有樱桃树,还有水池和薄荷,还可以招待朋友们来参观。我家是不是可以算作拥有一座“植物园”了呢?

植物园里当然要有植物,而且不同于冷冰冰的标本馆,植物们,必须是活的。但这仅仅是一个最低标准,关于“植物园”其实有着准确的定义:拥有活植物收集区,并对收集区内植物进行记录和管理,使之可用于科学研究、保护、展示和教育的机构被称之为植物园。这是国际植物园保护组织在2000年提出的明确而精准的“植物园”定义。根据这一定义,也确定了植物园最重要的5大功能—保护、科研、科普、游憩、开发。

下面我们将以上海辰山植物园中的场所、景观、设施等为例,来讲述一座植物园常见的组成结构,并且每一处场所都会根据其具备的不同功能,打上相应的标签。

植物异世界!果然还是要有温室!

并不是植物园都一定要有温室。然而一步跨入全然不同的植物异世界,这种感觉太过美妙,特别是对于很难有机会去全球各处游历的人们,造访温室,感受迥异的生态环境,见识奇特或诡异的植物,才会让植物园之旅变得充满诱惑力。
建在植物园之中的温室,按功能不同可分为3大类:展览温室、繁殖温室、试验温室。游客通常只能参观展览温室,其中的植物种类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景观也刻意布置过。温室可提供高温高湿的环境,或者高温而干燥的环境,因此展览温室最常见的模拟景观,就是热带雨林和热带荒漠。繁殖温室和试验温室用于进行育苗、育种和相关科研工作,通常不对游客开放。

温室群的白天与夜晚
辰山植物园的展览温室分为3部分,分别以热带荒漠、热带雨林、热带经济植物为主题。温室在特定时间也会开放“夜场”,内外都会被灯光打亮,可谓我国为数不多的能够夜游的植物园。
潮湿“蕨情谷”
在温室中的热带雨林区域中,有一处被称作“蕨情谷”的深涧。在湿热而缺少光照的环境中,两侧岩壁上栽植了多种蕨类植物。
“多肉”微景观
近些年来风靡花卉市场的多肉植物也现身于展览温室中,由不同种类的多肉植物制造的微景观,尤其受到爱好者追捧。在展示的同时,科研人员也在这里选育适宜的多肉植物品种,考虑投放到花卉市场上的可能性。
午夜兰花魅影
利用展览温室进行专项展出,也是植物园常见举办的活动之一。辰山植物园主办的“兰展”汇集了世界各地多种兰花。同时结合温室夜游活动,午夜兰花探秘也成为了颇受欢迎的游览项目。
荒漠植物又渴又疼?
展览温室中的热带荒漠区,给人的直观印象就是又渴又疼—让人替干热环境中的植物感到口渴,同时又担心碰到仙人掌类植物时被刺扎疼。除了仙人掌、龙舌兰等经典种类,该区域内还有油橄榄(果实可提炼橄榄油)等特色植物。

 不要沉闷!要华丽丽的游园会!

“来植物园是踏青赏花的,不是来上植物课。”—对于通常的游客而言,或多或少会有这样一种念头,因此植物园也需要具备游乐功能。当然游客也不是来参加探险队,不可能跋山涉水,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故而植物园中便于游客使用的设施也应当完备。
此外,会有很大一部分游客,参观植物园是为了欣赏植物或花卉构成的景观,因此一座理想的植物园,可以看作是一座美妙的园林,功能区和道路的位置、交通工具、植物栽种格局都应当予以综合考虑。将游客喜闻乐见、颜色鲜艳的经典花卉,密集栽种构筑“花海”式场景,也会将植物园之旅变成华丽丽的游园会。

植物园里的辰山
园中的小山原名辰山,植物园也因此得名。游客可以通过步道登山,俯瞰植物园全景。在植物园选址时,原本即有的山丘、河湖等元素,须考虑如何因地制宜加以利用。辰山不但为游客提供了健身、登高之便,山上的野生物种也因划归入园内,而得到了保护。
辰山植物园中矿坑内的瀑布(摄影/徐坚一)
漂浮在湖中赏花
合理利用原本即有的河湖水系,不但可以构建起大面积的水生植物区,也可增加戏水游乐项目。辰山植物园中的湖水面积较大,可供泛舟,也为植物园的游览提供了多样化的选择。
孤岛上的树屋
植物园里供游客休息、游乐的设施,往往建在草木掩映的植物群落中。此外,湖心岛、空中走廊、吊桥等设施,既可满足游客的探秘心理,又能为观看植物提供别样的视角。
矿坑!瀑布!
辰山植物园中原本包含一座采石料的矿坑,建园时部分坑道被保留下来,翻修后成为游览步道。深坑内注水后,人造瀑布由山顶倾泻而下,形成了独特景观。来自城市中的游客,很多人渴望欣赏自然美景,故而对矿坑情有独衷。摄影/华家顺
芍药迷宫
除了如花田一般单纯栽种花草树木之外,将一些植物按照特定的排列方式栽植,也是西方园林中的常见方式。“芍药迷宫”在难度上虽不具挑战性,但也会吸引许多游客带着小朋友一起穿梭其间。
花之海
大片花海是自家后院永远无法制造出的景观,因而受到游客的喜爱。辰山植物园春季的油菜花、诸葛菜双色花海,夏季的柳叶马鞭草花海,都因面积较大而气势十足。此外郁金香、樱花等花卉集中栽种,也被游客所追捧。
石间小径中的生机
岩石园中的小径曲折起伏,多种岩生植物隐藏其间。其中既有我国传统花卉金边瑞香,也有欧洲的经典香草匍匐迷迭香。
鸢尾花有多少种颜色
在“鸢尾区”中的日本鸢尾,又名花菖蒲,是如今国际上常用的观赏花卉,拥有诸多品系。辰山植物园收集了多个日本鸢尾品种,除了进行育种等方面的研究,也需为不同品种拟定中文名、向游客分别展示和介绍。其中一个引进的鸢尾品种,中文名拟定为“雷丘”。它的原名“Ikazuti”来自日语,直译为雷,取名“雷丘”应是向《宠物小精灵》动画致意。(雷丘是该动画中的角色)鸢尾区景观(摄影/张宪权)
“雷丘”日本鸢尾
“禁区”中的秘宝
植物园的繁殖温室和试验温室,有时也会合并而统称为后备温室、备用温室。后备温室的面积,通常以超过展览温室的3倍为宜。辰山植物园的后备温室兼具引种、育种、科研实验等多个功能,在2014年上海国际兰展上,多种珍奇兰花都是在后备温室经过驯化之后,才在展会上登场亮相。(图为辰山植物园兰科植物专家陈隆辉先生在进行兜兰传粉的观察和实验。)
米口袋
绶草
猫爪草
“草坪三宝”
被辰山植物园中的工作人员戏称为“草坪三宝”的,是3种野生植物:猫爪草、绶草、米口袋。它们都是本地原生野花,常生长在草坪上。植物园也承担着保护本土物种、将之用于园林绿化的职责。这些野花未遭到园林工人的铲除,也成了草坪的天然装饰。
树阴之下的花团
植物园中的高大樟树之下树阴浓郁,进入雨季后终日阴湿。引种而来的绣球花,因品种不同,呈现出不同花色,亦有单瓣重瓣之分。其中适宜本土气候的品种,即可栽植于植物园之外的街巷、公园之中。
本土野花不崇洋
游客在一片紫色春花前合影留念,这些春花并非引自国外的新奇品种,而是我国原生的野花诸葛菜(又名二月蓝)。诸葛菜大面积栽种,不但可作为地被植物,也可构成春花景观。作为开发本土植物资源的试点,辰山植物园在多处尝试以诸葛菜覆盖裸地。

是植物园!不是有植物的公园!

当然植物园毕竟不同于寻常的公园,在玩赏之外,希望对植物有更多了解的游客,也会在植物园里发现更多的亮点。最常见的就是植物标牌,不但能够准确标明植物的名称,有时还会对该植物进行简要介绍。此外,在植物园里栽种和展示的植物物种,要远比同等面积的自然环境中多得多,这也为爱好者们更加深入地识别和了解植物提供了便捷途径。
对于科研、教学等相关人员而言,植物园也承载了更多的意义。在园中既可以对珍稀濒危植物“迁地保护”,又可开展多项研究课题。引种驯化也是植物园的一项重要功能,选育世界各地适宜栽种的植物种类,或用于观赏、造景,或用作食物、药物。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