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凤凰木可以拍一天


文章出自:博物 2018年第06期

标签:

小时候我生活在草原,提起赏花,从来都是低头看。后来到北京,要赏花头也不用抬太高。高大树木能开出像样点儿的花的,品种着实有限:玉兰、海棠这些早春开花的都是一晃而过,剩下尽是些不起眼的白色槐花,要么就是小小的黄色栾树花,杨树柳树的满树“毛毛虫”我基本就没把它们当花……

不久前去泰国出差,猛然发现高大乔木竟然也可以如此繁花似锦,威武妖娆两不误。5、6月份,泰国的马路边很多行道树都在开花,而且不是那种一小撮一小撮地悄悄开花,而是完全肆无忌惮地怒放。连成片的花朵甚至超过树叶的比重,感觉绿叶倒成了花朵的点缀。大花紫薇淡紫色的花朵高调地从叶片间伸出来;腊肠树垂吊下一串串明黄色的小花,阵风吹过,飘落的花瓣瞬间铺满地面。在淡紫和明黄之间,我看到了后面不远处抢眼的鲜红色,那是一棵正在绽放花朵的凤凰木.走近再看,凤凰木真的好美:光滑的树干顶天立地,朝上伸展开匀称的枝条,除了零星的一些羽状叶片,几乎整个伞形树冠都是由花组成的。我仰着头看了好久,满树的花美不胜收,但位于街边,各种建筑和电线都造成干扰,实在不好拍摄,只好先放弃。

满树繁茂的花朵看起来很壮观,但往往让人不知从何拍起——建议可以先选一个比较独立的枝条。
水边垂吊下来的枝条,刚好可以用水面作为背景。仰望蓝天为幕,凤凰木尽显阳刚之美,而在绿水衬托下,它又别有一番温柔娴静韵味。
反向透光拍摄花瓣和萼片特写,花瓣如团扇,萼片似海星——正面观花绝对看不到这个效果。
凤凰木的枝干,表皮光滑细腻,在斜阳的光影下质感鲜明。

下午日影西斜,我们到达住宿的酒店,一眼就看到院内湖边也有一棵凤凰木,树下还有一个木马雕塑。斜阳下,这一幕美得就像一幅画。我换上广角镜头,压低视角,画面上半部分都是美艳花朵,而下面树干处的空白,刚好由木马来填补,一切都那么完美。转眼已是黄昏,夕阳光线更低更暖,树干、枝条,以及木马雕塑上那些木片,也被光影烘托得更加立体了。光线偏暗的时候,天空显得更蓝,我又用中焦段镜头,拍了一些带枝干的花朵。最后换上长焦镜头,拍摄花朵特写。凤凰木的花朵远看很壮观,近看却稍微有些杂乱,于是我就选取单朵花来拍摄,透光的花瓣像是一把把小扇子,花朵下面的萼片就如同海星,能让人玩味许久……

不知不觉,我在树下拍摄了将近两个小时,直到最后一丝光线消失,还感觉意犹未尽。躺在草地上仰望着花影后的夜空,我不禁感叹:一棵好看的树,真的可以拍一天啊!

责任编辑 / 唐志远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