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新物种“红斑高山蝮”!
—通天河畔的毕业旅行(下)


文章出自:博物 2018年第08期 作者: 史静耸 

标签: 动物世界   

我从小喜欢动物,所以硕士期间选择了动物分类专业。2016年,我又考取了这个专业的博士。在9月进京报到之前,我决定好好把握这个自由的夏天,去一处美好又独特的净土,享受我的硕士毕业旅行。我的选择是青海南部,从玉树县的结古镇开始,沿着通天河溯流而上……
站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山巅俯瞰通天河大拐弯。通天河是长江的源头段(出青海省后称金沙江),雨季里一改往日清澈,河水夹杂泥沙呈棕红色。摄影/彭建生

高原草甸试“蛇运”

对我而言,这是趟闲情逸致的毕业旅行。不像以前出“外勤”,总要因肩负着采集、调查之类的任务而患得患失——为发现目标物种而兴奋,为一无所获而沮丧。所以这回,我没什么特别的期待。不过,我以前在书上读到过,青海三江源有一种“高原蝮蛇”;来了以后,也听当地人说这里有一种细细小小的毒蛇,很少见——它们是一回事吗?我心想若是能碰到,好好拍些照片,顺便观察研究一番,就再好不过了。

遇见这条绚丽夺目的“小红蛇”是我此次旅行的最大收获。
若不是它一口咬在我的手套上,露出两枚毒牙,我很难确定它是蝮蛇,甚至难以相信是条毒蛇。

刚到夏日寺落脚,正赶上7月初雨水多,通天河也变得浑黄。直到我住下第三天,才开始放晴。于是我一大早搭寺里的顺风车跑出好远,来到一片碎石遍布的草甸,深一脚浅一脚地蹚着草丛,想碰碰“蛇运”。

说起进山找蛇,这可是我的老本行儿——我硕士期间的研究课题,就是中国北方蝮蛇的系统分类。为这个,我几乎踏遍了祖国三北地区的各个山脉,去寻找各种蝮蛇。这可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天时地利,还要有足够的运气——毕竟蛇是一种神出鬼没的动物,就算所有条件都没问题,也还是要看它们是否有心情出来晒个太阳。所以几年来我在野外找蛇,空手而归也是家常便饭。反过来,如果侥幸碰到蝮蛇,哪怕是柏油路上被车压扁的,也足够让我得意一阵子——毕竟还能提取点儿DNA做研究用。

 “火焰”烧尽心头苦

这个上午,我在高原草甸上信马由缰地逛着,一边走,一边习惯性地扫视脚边的草丛和石堆。在连日来缺氧、头胀、眼痛等高原反应的折磨下,此时的我,已有几分萎靡,脚步也变得松松垮垮。无意间,我瞥见浅草掩盖下的碎石间,露出一团“火焰”!——那是一条笔杆粗细、鲜红色的小蛇,大半截身子暴露在外晒太阳,却把头埋在身子底下。我顿时来了电,疲惫感一扫而空,激动得连自己“通通”的心跳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责任编辑 / 刘莹 李逸云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