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蜥”上树 异类同框 哥斯达黎加“博物旅行”


文章出自:博物 2019年第11期 作者: 唐志远 

标签: 自然摄影   博物广知   

这还是上回找到树懒的那种长着“红辣椒”的号角树,树上藏着两只不同种类的鬣蜥,你能找到吗?

晨雾中,小船轻轻划开平静的水面,沿着河道向密林进发了。这天上午是游船活动,主要还是观鸟。河道两旁的树丛里到处都是鸟,所以小船行进的速度很缓慢。我昨晚没睡好,还有点儿感冒症状,没什么精神头,感觉昏昏沉沉快要睡着了。突然,有人指着远处大喊:“金刚鹦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朝阳的晨光给河岸的树冠镀了一层金边,4只绯红金刚鹦鹉排成一条直线,沿着树冠层飞行,就像是一道绚丽的彩虹。这画面太美了,以至于我欣赏了半天才想起来拍照。

一只成年绿鬣蜥爬到20多米高的枯树上晒太阳。

小船拐了个弯儿,阳光穿过树丛洒在身上,一下子就热了起来。再加上刚才看到金刚鹦鹉的兴奋劲儿,我感觉好多了。不远处的树上,鸟导发现了两只领簇舌巨嘴鸟,大家全都举起“长枪短炮”拍了起来,我却在另一侧岸边的树上有了新发现。距离有点儿远,拿起长焦镜头仔细瞧。哇!居然是一只美洲绿鬣蜥,它正抱着树杈打盹儿呢。从下往上看,它紧贴树干的肚皮向两侧垂下来——这家伙还真肥!绿鬣蜥曾经是国内风靡一时的宠物,有朋友养过,长到了1米多长(连尾巴)。饲养时需配备UVB太阳灯,但我从没想过,野生的绿鬣蜥能爬到十几米高的树上晒太阳。

大家还在拍巨嘴鸟,我继续搜寻,就在这一棵树上,我居然找到了5只绿鬣蜥!我发现它们正在做日光浴,全都找那种叶子稀疏或者完全枯死的树枝——那里遮挡少,光线足,能够尽快给这些冷血动物“充电”。可惜我没法拍到理想的照片——因为距离远,又有些逆光,看不太清楚。

这只趴在芒果树上休息的绿鬣蜥花色明显不同,应该是另一个亚种。

上午的游船活动结束,大部队回酒店午休。我没有午睡习惯,就在院子里转悠。一只美丽的黑嘴巨嘴鸟飞过,我光顾着抬头看,脚下差点儿踢到一个东西。低头一看,居然是一只黑刺尾鬣蜥!加上尾巴足有1.5米长,真把我吓了一大跳。它原本在路面上晒太阳,似乎也被我吓了一跳,快走几步就钻进草丛了。我悄悄追过去,看这家伙开始啃起叶子,三两口就能吞下一大片,食欲好得很。

责任编辑 / 唐志远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