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出来的考古发掘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09年第10期 作者: 秦大树 

标签: 禹州市   读史笔记   历史拾遗   古迹探秘   

发现者说

秦大树: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
摄影/米汤

一次考古发掘活动的缘起有许多种,有借由文物普查发现后的发掘,有被损毁或偷盗后的抢救性发掘,有对已经进行过的考古所做的更深入发掘。而我们这次考古发掘却不同于以往,它得益于一个年轻学者轻微的一声“哼”,这不是一个玩笑,而是对学术的另一种姿态。

钧窑究竟始烧于哪个朝代,是历来考古界争议极大的一个问题。上世纪70年代,河南省文物工作队对禹州钧台窑址进行了考古发掘,这次发掘是有备而去的,因为在此前的考古调查中已发现了钧台窑址出土的陈设类钧瓷。发掘的资料是丰富的,并刊布了报告。然而,由于报告并未完全依据地层关系,而是依然以传统的观点来断代,这使得钧窑始烧年代的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受文献影响不太大的西方学者,从20世纪50年代起就开始对钧窑,尤其是陈设类钧瓷的生产时代产生疑问,并根据这些陈设瓷的器型和厚重的胎体,将其生产时期排定在元末到明初。这一观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国际上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关于钧窑始烧年代的论述接踵而至。在经过严肃的研究后,大陆、台湾的一些学者纷纷著文对钧窑陈设瓷进行考证,认为其时代为元代,甚至明初,并认为钧窑的日用瓷器的时代也应为金代。这些论述中不乏精到的考证,又有详实的考古材料依据。

然而,这些结论却与某些文献的记载和以往的传统观念大相径庭,国内许多学者难以接受。于是,关于钧窑始烧年代的争论成为学术界一个日益白热化的焦点,正方反方各执一词。几年前笔者与一位老派的年轻学者相遇,与他谈及对钧窑陈设瓷时代的讨论时,他竟然“哼”了一声——真正地嗤之以鼻,连听听别人观点的耐心也没有。正是这件事使笔者萌发了开展一次认真的考古发掘,用实证的窑址考古材料来嫠清钧窑诸多疑问的愿望。现在回想起来,这位年轻先生应该算是我们这次考古工作的始作俑者之一了。

责任编辑 / 戴莹  图片编辑 / 汤剑华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