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白沙壁画在众神之间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09年第05期 作者: 和东升 

标签: 古镇   文化遗产   古迹探秘   

如果说,敦煌壁画开创了中国壁画的辉煌始章的话,丽江的白沙壁画,便是中国宗教壁画艺术的高峰。从内容到艺术风格,白沙壁画突出地表现了佛、道融合的多元文化特点。东巴教的粗犷,藏传佛教的鲜艳,还有汉传佛教的庄严,各种神佛聚于一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成为中国壁画史上独特的艺术珍品。
这是白沙壁画最有代表性的一幅:《如来释经图》。图中如来佛端坐于画面正中,右手臂外露,有明显的藏族绘画风格。如来佛的四周共绘有各教神像一百多个。

在滇西北的丽江坝子北部、玉龙雪山脚下,有一个著名的白沙古镇,它因地面多白色沙粒而得名。白沙的著名在于它是纳西族在丽江坝子最早的聚居地,也是丽江木氏土司的发祥地,为纳西族最早的政治中心。据光绪《丽江府志》不完全统计,仅白沙一隅,就有庙堂十多处之多。清代纳西族诗人牛焘也曾这样描绘白沙:“丛林多古刹,喧梵自西方。”尽管后来木氏土司将中心迁至距离白沙10公里外的大研镇(今天丽江古城),白沙在很长时间里默默无闻,但近年来,随着丽江旅游业的迅猛发展,古老的白沙又车水马龙起来。白沙日益热闹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原因是当年木氏土司在这里兴建了众多独具风格的古寺院,并在这些古建筑上留下了大量造型各异、极具文化价值的壁画。这些主要绘制于明代,少量绘制于清初的壁画同古建筑群一起,成为木氏土司在丽江兴盛一时的历史见证。

明兴木氏,营造寺庙宫观

木氏先祖本不姓木,“木”姓实乃帝王所赐。明洪武十五年(1382),明太祖朱元璋派大将傅友德、蓝玉、沐英远征云南。丽江纳西族土司阿甲阿得审时度势,率众归顺,举君臣之礼,此举大获朱元璋赏识,钦赐其“木”姓,这位统治丽江的当地头领便一改父子联名制,于是有了内地的 “木”姓。木氏进京朝觐,朝廷敕令“任本府(丽江)世袭土官知府职事,中顺大夫”。木氏土司为表对明王朝的忠义,除经常向中央进贡大量黄金外(金沙江产黄金),还专门在木府前建了忠义坊,上面写着“凤诏每来红日近,鹤书不到白云闲”。意思是说,皇帝的诏书一来,就好像离太阳更近了,如果长期没有接到文书,就连白云都感到悠闲无聊。此后,木氏土司代代世袭,一直到清雍正年间,中央对西南边疆实行“改土归流”政策,即罢免世袭土司,改由中央直接任命地方官。如果从1253年木氏先祖麦良降元算起,其家族统治丽江地区历时470年。

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得人口弱少的纳西族一直生活在藏、彝、白、汉等大民族的夹缝中。北有青藏高原的吐蕃南下骚扰,南有汉族、白族的强大势力。处在这兵家必争的河谷地带,为适应环境,木氏土司一方面将自己的核心力量退至丽江坝,这里北有石门、雄古之险,南有邱塘、九河等关隘,易守难攻,中有良田万顷,足以耕牧自给。另一方面,从历史的教训中,木氏土司深深懂得,只有依靠中原王朝,有强大的靠山,本民族才有生存之地、发展之机。木氏土司执政时,不断地带兵抗击吐蕃的南下骚扰,成为明王朝在云南的“西北藩篱”。以第十三任土司木增(1587—1646)为代表的历代土司,大力推崇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汉文化,结交中原文化人士,力求与中原文化接轨,甚至府宅都要建得与明王朝的皇宫相仿。这其中有一个颇有意思的故事,说的是1639年,木增土司邀请徐霞客访问丽江,盛情款待之余,却未邀请徐霞客进木府参观,其中的原因据说是因为木府的整体格局模仿明皇宫,这样大胆的仿造如果传出去,在当时是要被诛连九族的。后来,徐霞客在他的《滇游日记》中用“宫室之丽,拟于王者”来对木府的华丽表示赞叹。

木增(1587-1646)为木氏家族中成就最为显赫的土司之一,颇有卓识与远见。他对各种宗教与文化来者不拒、兼容并包,聘请了汉族及其他民族的画师共同参与白沙壁画的绘制。

木氏土司统治时期,纳西族地区免遭外部政治力量的蹂躏和战火的侵扰,人民获得了安宁的生活,为经济、文化的发展创造了条件。木氏土司也得以大兴土木,除在大研镇兴建府街家院外,经过几代人的共同努力,还在其祖先发迹的白沙营建了一大批华丽的佛寺道观。随着宗教的传播和寺庙的兴建,壁画艺术也随即得到空前发展。这些壁画多绘制在殿堂之内,庄严又不失华美,给整座建筑增添了浓郁的宗教色彩。

责任编辑 / 刘霞  图片编辑 / 何亮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