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泽铜匠的赌铜梦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09年第05期 作者: 萧易 

标签: 会泽县   历史拾遗   

在云南会泽县,有一门叫斑铜的手艺,说是手艺,却同赌石一样,可以让人经历一贫如洗与一夜暴富的轮回。侥幸出炉的斑铜,历来被视为至宝,只有达官贵人、商贾富豪才敢问津,一件5厘米的斑铜猪,售价都在上万元人民币。2008年深秋,作者与摄影师驾车到会泽,幸运的是,他们碰到了铜匠赌铜,让我们得以窥见其中的奥秘。
生铜的外表很普通,一块这样的生铜价值却上万元,经过铜匠秘不外传的手艺锻打之后,就会成为变化斑驳的铜器。然而这样的生铜日渐稀少,不少人为了赌到这样的宝贝而付出不小的代价。

铜匠街10号,巧遇铜匠赌铜

说起赌石,读者或许早有耳闻,一块未经雕琢的石头可以称其为璞玉,可能是价值连城的美玉,也可能是一文不值的顽石,疯狂的赌博令人经历着一贫如洗与一夜暴富的轮回。而在云南会泽县,却有一个与“赌石”类似的现象—“赌铜”。赌铜的不是一掷千金的商贾,反倒是一些靠手艺过日子的铜匠。

铜匠赌的是生铜,也就是自然铜,而日常生活中的铜,几乎都是由铜矿冶炼得来的。自然铜是自然界铜元素在地质作用中的产物,可遇不可求,不像铜矿一样,找到“苗引”便可大规模开采,过去都是矿工在山中采矿,或是樵夫进山砍柴时,偶尔捡到的,因而价格不菲。生铜产自天然,往往掺杂着金、银、铁等金属元素,而一旦含的杂质太多,或是形成空洞,便成了废铜,连最有经验的铜匠,也没法保证买的自然铜一定能做成铜器。这便是“赌铜”。

为了寻访这门神秘的手艺,2008年深秋,我与摄影师从成都出发,经成渝高速到宜宾,转经7月才开通的水麻高速,途经水富、大关、昭通,大约9个小时后才抵达云南会泽。会泽地处乌蒙山脉主段,位于滇东高原与黔西高原接合部,是南方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孔道。从成都开车过来,海拔从500余米上升到2400余米,成都平原上空浓密的乌云,换成了乌蒙山脉山口呼啸的寒风。

到会泽已是下午,我们连行李都没放,在前会泽文管所所长陶正明指引下,径直去了大名鼎鼎的铜匠街。想象中的铜匠街打铜声会不绝于耳,走进去才发现这只是一个“过去时”。窄小的街上,黝黑的屋檐压在头顶上,陈旧的青石板路雕刻着深浅不一的车辙。当地人告诉我,铜匠街10号,是老街最后一个铜匠铺。叩响10号大门的铜环,不一会,斑驳的木门“嘎吱”一声开了条缝,铜匠张克康从里面探出了半个脑袋。

责任编辑 / 刘乾坤  图片编辑 / 何亮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