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帮高手的造园往事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08年第09期 作者: 卢瑞云 

标签: 苏州市   古典园林   历史拾遗   

苏州香山帮素以造就众多精雅的园林名闻天下,他们的作品拙政园、留园、网师园、环秀山庄等九座园林已被收进了《世界遗产名录》。都说造园“七分靠主人,三分靠匠人”,那么,香山帮造园高手是如何来演绎这“三分”的精彩呢?
叠山有许多讲究,比如“岩横为叠”、“峰立为竖”,现代假山修复也要遵循这些古老的原则。图中是苏州狮子林中的假山。

韩良源:修复假山中的“李、杜”

眼前这位81岁的老人名叫韩良源,他儒雅、矍铄,精神头十足。从他递来的名片上的“山水韩”几个字,我意识到对面坐的老人来历不凡,他是赫赫有名的苏州香山帮叠山世家韩派假山的传人。“山水韩”是一种品牌的叫法,也是当地流传下来的习惯。因为在古代,人们习惯于将技艺超群的某人的姓和他所擅长的技艺合在一起称谓,如明代上海人张南阳,以画理叠山出名,世人遂称其为“山子张”。来拜访韩老之前,苏州世界遗产办公室的沈亮先生告诉我:“韩家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叠山世家。韩老虽年事已高,深居简出,但这几年苏州大小园林的修复,无论哪家都要请他去看上一看,提提意见。这样的邀请他从不回绝,因为他放心不下,苏州园林里的假山,大半儿都是由韩家建造或者修复过。”

清代画家石涛曾说自己绘画是“搜尽奇峰打草稿”,这句话也很适合韩良源,假如没有多年观山的经验,也不会有图中这位“山水韩”(摄影/孙帆)。
图为1955年韩良源和他父亲在修复西园假山时的留影(供图/韩良源)。

韩良源的故事得从他的祖父韩恒生说起。清咸丰年间,韩恒生出生在苏州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其时正逢苏州园林营造的鼎盛时期。长大以后,因机缘凑巧,他谋到了一个替苏州府衙看园子的差事,每日徜徉于假山花草之间。韩恒生是个好园丁,看见略有损坏的山石,他总要尝试着修补,尽职尽责。久而久之,这一本事竟让他无师自通并小有名气——别处的园子坏了,也来请他修补。再后来,他自己也创作一些假山小品。到了晚年,韩恒生把自己一生心得传给了韩良源的父亲韩步本。韩步本在继承父亲所传授技艺的基础上,专攻假山,成了一位颇有名气的专业叠山师。 韩良源14岁的时候,父亲开始教他祖传的叠山绝活。在他的记忆中,父亲经常带他外出观山登山,“观察大自然中真山的好处是,让我打小就知道山并非铁板一块,而是有着时凸时凹的立面不整齐的形状。有的山有大而弯折的石缝,缝里还生长着树和草。这些观察对我后来的叠山有着很大的影响。”韩老说。

图是环秀山庄经过修复的一部分假山。没有大智慧,实在很难做到用今人的手恢复“宋元人的手卷”(摄影/京友)

1949年5月苏州解放以后,决定逐步修复园林。“那时候,我们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叠山活儿,父亲带着我们扑在工地上,不用操心一家人吃饭的问题,要考虑的只是怎样把假山叠好。那个时期,我们韩家参与了苏州拙政园、留园、网师园、沧浪亭等闻名中外的江南园林的修复工程。”看得出来,那是韩老一段难忘的岁月。

年复一年的旧园修复和新园建设,使韩良源在继承传统名园叠山艺术的同时,也在孜孜以求地探索韩氏假山的风格特色。修造上海植物园的假山即是一次大胆创新。位于上海植物园进门处的三叉路口的这一座黄石假山,从结构上讲,它的内部运用了钢筋作骨架,但是从外观上看,它像是一座取自自然界中的倾斜沉积岩断层山崖。“这座假山是受大自然倾斜沉积岩断层山崖悬空、突兀等特点的启发而造。”韩老说:“全山外面用石,内用钢筋水泥混凝土,又用重网结构延至崖后,然后用后山的绝对重量压住前面悬空3米多、重82吨的断崖。这个原理与高楼大厦外悬楼台的结构力学是一样的。这种内以钢筋水泥按科学方法结构、外以取自真山的沉积岩造型的结果是:既有真山的飞动、奇险之美学效果,又因结构科学而百分之百的稳定而保证安全。”据说,历史上香山帮匠人用黄石堆假山,有堆正的,也有堆横的、堆竖的,就是没有堆斜的。韩老用火山沉积岩堆倾斜岩,这在中国园林假山史上还是头一回。颇为有趣的是,在此方案论证之初,同济大学的建筑与园林专家陈从周教授持有异议,但假山造好后,陈教授也和大家一样举双手说好,并称赞这是人工造就的奇景。

责任编辑 / 杨飞龙  图片编辑 / 何亮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