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西路325)跑马厅
盛大之赌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0年第05期 作者: 陈杰 

标签: 历史拾遗   城市建筑   

由一项体育娱乐活动演化而来的“跑马”曾经风靡20世纪初的上海,地价因此飞升,人们的生活因其改变。最初仅仅是一家运动俱乐部的跑马总会,却把上海滩变成了一座远东最大的赌场。“跑马”对近代中国的上海影响深远,涉及了这座城市从消费经济到世俗风尚的方方面面,超乎寻常人的想象,甚至可以说是这座“欧风东渐”下发展起来的摩登都市的一块重要奠基石。
20世纪20年代跑马厅的高级看台上人头攒动,但其中大多数面孔都是洋人。上海跑马厅长期以来禁止华人观看赛马,1909年虽然为了金钱利益允许华人购票入场,但看台单独设立,华人不过是跑马厅用博彩来榨取金钱的目标而已。图为当年跑马总会大楼。

南京西路325号。

无论从哪个角度向那里眺望,高耸的攒尖瓦顶钟楼总是抢入眼帘,高悬的自鸣钟至今分毫不差,谁又知道它积淀了多少历史沧桑。这样一来,反倒是五层高的楼体显得庄重内敛。老建筑的迷人,还在那些过往时代的元素,仿佛听故事一般,让人有若有若无的期待。今天的上海美术馆—昔日的跑马总会是让我喜欢的老建筑,尤其当我了解了它的历史以后。

跑马作为英国侨民的最大娱乐在开埠不到10年就被引进了上海。当时的第一跑马场、第二跑马场都被称作“公园”,是风景怡人的游玩之地。上图为建立之初的第三跑马场,依然可说是环境优美的休闲胜地。

3月的细雨天,若是从充满商业气息的南京东路一路往西走来,穿过人民广场,沿着南京西路向西走,不由自主会有种穿越感,而这种感觉从大门而入一直延伸泛滥到进入上海美术馆主体大楼的展厅,大理石地面华贵得耀眼,通往楼上展厅的楼梯,很多人不会留意,铁艺的扶栏一概是马头的形状,我再度确认眼前就是曾经衣香鬓影盛极一时的跑马总会大厦。

这里正在进行中的法国摄影大师马克·吕布的摄影展偶尔会把我从虚幻拉回现实,但我还是找到了更多跑马厅留存的痕迹。与楼体一二层相连的是大看台,据说边上就是跑马赌赢者的领奖处,而神秘的摇奖地是在钟楼里面。二层楼的深处专供马会会员休闲游戏,咖啡厅、弹子房、阅览室和舞厅一应俱全,三层全是包房,四楼是跑马总会公司职员宿舍。楼上朝向跑马场方向的楼厅,一概是落地的玻璃大窗,这样包厢外的赛场就可一览无余。

责任编辑 / 刘睿  图片编辑 / 汤剑华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