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地图:飘逝的东方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08年第04期 作者: 于汐 

标签: 读画笔记   

通常来说,中国清代以前绘制的地图被称为“古地图”,其绘制普遍采用和中国山水画一脉相承的形象画法,多方位透视和主观示意者众,特别讲求与大量文字注记相配合为何中国古典地图与现代地图差异如此之大,曾以不科学之名被全面放弃的中国古典地图绘制方法,对现今这个“地图数字化”的新变革时代,能否产生一些崭新的启示?本文是一篇对中国古地图的价值进行历史和文化双重思考的文章。

我站在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二层走廊,明朗的阳光从巨大的玻璃窗投射进来,使挂在墙上的一幅用工笔重彩绘制的古典地图长卷——《黄河古地图》,格外醒目。

长915厘米,宽62厘米,要移步往复走上几趟才可饱览。它采用中国独有的长画幅构图,精细地描绘了西自黄河发源之地,东至大海的黄河及其两岸形势。如果不去留意上面纤细的字迹,只会觉得那是一幅由艺术家挥笔写就的气势磅礴的传统山水画卷。但细细分辨,图中自西迤东的巨龙上下,城池均布、名胜古迹云集,各自均有名称注记。此图根据收藏于地理所图书馆古籍方志馆的原图等比例复制而成,是一幅气韵流畅的清代绘本黄河形势图。

这幅地图让我关注的东西很多,其实注记在画卷上密密麻麻的字句已不实用,连同真实的地貌也随岁月变迁了很多,然而它此刻唤起的是我关于中国传统地图的某种追思,在凡事力求科学的当今社会,我们早已有了更多细致、精准表达地形,堪称巨细无遗的现代地图,但是从某一天起,古地图里那些让人心潮澎湃的中国元素开始缺失,并逐渐被现代制图者全面抛弃……

站在《黄河古地图》前的现代人为祖国的壮美山川所折服。

古地图的花开花落

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岁末,一直在紫禁城里深居简出的皇帝朱翊钧,突然想起一份报告西洋传教士请求晋献贡品的奏章,自鸣钟、西琴、三棱镜等等令人饶有兴味的名字引起他浓厚的兴趣。后来随同这些贡品一起被呈进宫里的,还有件很特别的礼物——《山海舆地全图》。此后不久,万历皇帝又得到了比这幅地图更大、更新的一个版本,由12部分拼合成的屏风型“巨画”,总长3米,宽2米,也就是《坤舆万国全图》,它与我们今天所熟视的世界地图在形貌上已经相差无几。

责任编辑 / 刘睿  图片编辑 / 何亮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