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化的清帝南巡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08年第03期 作者: 王学泰 

标签: 苏州市   

传统戏剧不太像生活——读者别误会,我只是说“不太像生活”,没有说它不反映生活——古代戏曲虽然与其他艺术形式一样都是来源于生活,但它不像生活本身那么平淡无奇。特别是在形式上,戏曲绝对与生活迥异,它是仪式化了的生活。中国戏曲注重服装、脸谱、说白、唱腔、动作乃至一招一式的美术化和故事情节程式化,以及大团圆的结局,这些都与现实生活有别。然而,另一方面却很吊诡,现实生活、特别是具有社会性的生活却往往按照程式化的规定演出,十分像戏剧。比如被史学家认为能够展示清代“盛世”风采的康熙、乾隆二帝各自六次的南巡,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就可以看出它们都是戏剧味十足的演出,无论是从排场仪式还是从皇帝本人,乃至亲身参与的官员和民众都能尽职尽责,把演出进行到底,这场大戏的主题就是昭示清帝的圣武神文,天下一统。

康熙皇帝玄烨第一次南巡是在康熙二十三年(1684),此时刚刚平定“三藩之乱”,康熙南巡是带有“统战”性质的,目的是收拾烂摊子、安抚江南。玄烨的六度南巡,终于康熙四十六年。其花销虽然也像《红楼梦》中所说“独他家(指江南甄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积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但玄烨毕竟还是有些亲民举措,不能一笔抹杀。如钱泳《履园丛话》记载:玄烨初次南巡到苏州,当时的江苏巡抚是理学家汤斌,汤斌为政理念是“务俭约,戒纷华”,因此——

御舟已入邑境,县令犹坐堂皇决事也。上骑马进阊门,士庶夹道,至阗塞不得前。上辄缓辔,命勿跪,访求民间疾苦,蔼然若家人父子。至接驾桥南,行幸瑞光寺。巡抚前导,由盘门登城,穷檐蔀屋,极目无际,上为眷念者久之。

苏州的房屋还是破破烂烂,也没有用彩帛覆盖,许多官员照常办公,虽然其中也有演出的成分,但也不失几分真实。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