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雕
意趣全在方寸间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2年第04期 作者: 原野 

标签: 读史笔记   历史拾遗   发明与技术   

江南曾流行过一种说法:“凡文人必手持折扇,有折扇必有核雕扇坠。”左手执扇、右手赋诗,如此风雅乐事而今虽已无从得见,但曾为扇坠的核雕,却依然是众人心头之物。它长不盈寸,却透出时光的韵味,而它的主人,也在把玩中历练出从容。

明末秀才魏学洢当年从核雕名匠手中喜获的那枚核舟,今人已无缘得见,但在苏州光福镇的舟山核雕园,相似的题材却并不罕有,图上这枚核舟即为当代核雕大师宋水官的作品。

第一次见到文物摄影师张哲,是在北京的潘家园旧货市场。聊得开怀时,他从兜里掏出个金丝楠木做成的小方盒,里面躺着一只琥珀色的核雕十八罗汉手串。“你仔细瞧瞧,这上面可有帅道富的落款。当年在古玩城,正赶上卖手串的店主外出,临时看摊的小姑娘又不懂行,我花了3500块就把它收了。”

其实我并不清楚他口中的“帅道富”究竟是个什么角色。不只是我,2004年,当得知张哲用两个月的薪水换来一串不起眼的橄榄核“手镯”时,朋友们说的最多的是两个字:值吗?

值不值?值多少?这个问题我也曾私下琢磨过。跟大多数人一样,我对核雕的认识源于中学课本里的那篇小文《核舟记》:明朝末年的浙江秀才魏学洢,从苏州名匠王叔远手中得到一枚桃核雕刻的小船。此物长八分有余,大约两粒黄米那么高。覆盖船舱的船篷像是用箬竹叶做成的,船舱左右各刻四扇小窗。启窗而望,恰与雕花栏杆相对。阖窗静观,则右刻“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左刻“清风徐来,水波不兴”。里边还有东坡、佛印、鲁直三人泛舟畅游,暖炉、茶壶、手卷、念珠之类的小物清晰可见。欣喜之余,魏学洢遂作文一篇,并啧啧赞叹:“技亦灵怪矣哉!”

责任编辑 / 郭婷  图片编辑 / 余荣培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