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的遗产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0年第07期 作者: 浩歌 

标签: 遗产风景   

2010年上海世博会是中国第一次主办世博会,那么新中国第一次参加世博会是哪一年?查寻一下资料即可得知,是1982年的诺克斯维尔世博会。但是,如果还想知道中国当年参加世博会更为具体些的情况,文字资料就略嫌不足了。但是有人解决了这一难题,他们就是上海世博影像海外采集组。2008年的6月至8月间,采集组费时3个月在海外搜集到了有关的影像资料,并以每分钟1500欧元的高昂价格买下。于是,今天,在已经被编录进6集300分钟的《百年世博梦》纪录片中,我们才得以一睹当年:在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国馆里,长城砖、中国柱成为时人观看的焦点。这就是影像的价值——让后世的人可以看见活生生的历史。

与影像相比,只有文字记述和器物印证的历史总显得不足:文字思维的特性,必然造成想象的多义性;器物见证方式虽然直观具体、触手可及,但又缺少历史主体——人之活动的鲜活再现,惟有影像可以凝固时间,再现历史中人的活动,这种影像呈现可谓让你“眼见为实”。比如,当我们回想几千年来中国历代皇宫当权者的形象时,虽然有不少皇帝留有画像,比如康熙、乾隆,但哪一位能与慈禧相比?郎世宁的绘画艺术再高明,也不如蹩脚的摄影技术来得逼真。因此,爱美且特别爱留影的慈禧太后,才能将“庐山真面目”呈现在我们面前。

在漫长的人类文化进程中,影像历史不过170多年,人类的影像史显得很年轻:公元1826年夏天,法国摄影术和印刷制版发明者尼埃普斯(Nicephore Niepce,1765-1833)在实验室中制成世界摄影历史上第一张可以摄影成像的图片;1895年12月28日,法国人卢米埃尔兄弟在巴黎的“大咖啡馆”第一次用自己发明的放映摄影兼用机放映了《火车到站》影片,这一标志电影正式诞生的事件,也宣告人类影像历史时代的开启。和发明印刷术相比,这两件具有历史里程碑的发明同样具有破天荒的文化意义,它们标志着人类从手绘图画时代进入全面的影像记录时代。从此,记录人类历史进程的载体除了书籍、器物、遗存等介质之外,还有真实的历史影像。

图为2007年6月25日北京的拍卖上,1964年由郑景康、陈石林拍摄的毛主席照片(天安门城楼悬挂的毛主席画像即据此绘制)正被买家争相竞买,最终照片以72.6万元成交,足以彰显影像遗产的价值。摄影/龙邦

由于影像记录的方式,基本是与当时当地、当人当事同步发生的,因此当影像记录历史的时候,由于它的伴生性,使其自身也成为一道历史的风景,成为一种具有独特价值的文化遗产,或许我们就可以用“影像遗产”来称谓。这不是我的发明,影像确实是一种遗产,时至今日,有多少影像作品在拍卖行上,拍出了惊人的价格。2008年4月,3张具有100年历史的圆明园老照片在北京以95.2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拍卖成交,这些略微发黄的照片,真实地记录了圆明园谐奇趣景区全景、主楼楼体和北侧建筑。2008年在澳大利亚有人发现玛丽莲·梦露一段长两分半钟的录像,人们又看到了50年前拍摄影片《热情似火》时的梦露,类似影像市场价格高达6万美元以上。它们之所以受到拥趸,就在于其所记录的内容是不可再生的、珍贵的历史。

责任编辑 / 戴莹  图片编辑 / 余荣培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