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的光阴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5年第05期

标签: 歙县   中华遗产卷首语   

去徽州最好的时节,应该在油菜花开的春季,粉墙黛瓦、烟雨空濛里,是成片成片盛开的油菜花,那跃动的金黄,令黑白空灵的世界,有了阳光般的温暖。

我去徽州,却是在白雪初飞的冬季。那一日,小雨夹着雪花,凐湿了抬眼望见的墙,低头走过的路。西递村阴郁的老房子,不闻人声。矗立在村口的牌坊,更是满身寂寥。徽州清寂无比。

徽州的春与冬,俨然两个世界,冷暖相错。这很像徽州留给人的印象,喜爱徽州的人,痴迷着她的山水相依,淳朴宁静,是一首田园牧歌。排斥徽州的人,痛恨她的封闭、阴暗与冷郁。这让我想起明代剧作家汤显祖的诗:“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很多徽州人,把这句诗当作诗人对徽州断肠般的痴情,四处张挂。可是倘若读了这首诗的前一句便会发现,原来意思却是相反:“欲识金银色,多从黄白游”——要想知道什么是铜臭味,那就多去黄山和白岳(齐云山)之间的徽州吧。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