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人的路

图为歙县石潭村,四月初,油菜花方开,夜晚的山路上,一辆辆汽车为山丘围上了优美的光带。徽州村落散布在大山之中,徽人出行多依靠山间古道,那些古道送出了一个个名动天下的名臣、大儒和富贾。徽人在修建古道时往往会在路边设亭,供行路人休息。如今公路已经通向山间,古道或荒芜或成了公路的一部分,但道边小亭依旧,古风恍然如昨。

菊径村

图为婺源古坦乡菊径村。这是个古朴清幽的山村,形如马蹄,村外山环水绕近圆形。图片正上方为其狭窄水口,新修的柏油公路呈圆弧型绕村而过(摄影/谢琳)。

总第115期
2015
05
  • 徽州的光阴

    去徽州最好的时节,应该在油菜花开的春季,粉墙黛瓦、烟雨空濛里,是成片成片盛开的油菜花,那跃动的金黄,令黑白空灵的世界,有了阳光般的温暖。

  • 有梦是徽州

    拥有一府六县的古徽州,藏在皖南大山里。这里民风纯净,尚儒重商,近800年的历史,创下了独具特色、精妙绝伦的徽州文化,给后世留下了一个传统农业社会的样榜。明代文人汤显祖说:“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

  • 何处是徽州

    这里自古号称“八分半山一分水,半分农田和庄园”。它的境内岭谷交错,水秀山灵,阡陌纵横,远看如一幅泼墨山水,近看又有着无比细腻丰富的肌理。一条名叫新安江的河流,跌宕起伏着从它的腹地奔涌出来,……

    作者: 张亦弛  陈也  

  • 风水徽州

    这里曾经是一批名道的活动场所。经过千年实践总结,先民们渐渐丰富了环境选择理论,他们以山水作为试验场,在师法自然的同时,杂糅进儒道释和宗族礼法,创造了兼容并蓄的徽州风水学。

  • 徽州村落 风水的“理想国”

    徽州大势西高东低,河水多自西北流向东南,迎合了风水学说上的山川大势,生发了徽州人对风水的狂热追求,各种类型的风水村落在徽州横空出世。琳琅满目的古村落,是否藏有徽州特有的风水基因密码呢?

    作者: 鲁晓敏  

  • 手绘徽州古村落地图

    星罗棋布的村落是徽州的独特风景,也是徽州文化的重要载体。唐代南迁的中原移民创建了早期的徽州村落。由于移民多是整族迁徙,于是就形成其“聚族而居”的特征。徽州村落或以恬淡清秀的古民居、气势宏大……

  • 水口的风景

    如果把村落的形貌意会为有生命的活物,就可以把流经村庄的水,看作是村落身体的血脉,有了血脉气息,村落就活了。

    作者: 李小波  张建平  

  • 建筑徽州

    如果说建筑是无言的诗,那么徽派建筑就是一首古典的格律诗,在平仄对仗中寻求审美的愉悦。徽派建筑结构方正规矩,遵循着儒家伦理的等级观念,但在细节处却精雕细凿,精美华丽。仔细玩味其文化内涵,儒商……

  • 承志堂 『民间故宫』里的末代徽商

    在徽州的名宅中,宏村承志堂堪称『民间故宫』。它是辛亥革命之际,末代徽商汪定贵倾万贯家资所建。关于它的往事,至今仍迷雾重重。吞云轩,排山阁,藏小妾等,是误读还是真实?而它的主人汪定贵,又是怎……

    作者: 杨安琪  谭杪萌  

  • 马头墙 墙上升起的徽州『图腾』

    马头墙,徽派建筑的『图腾』之一。在人多地少、屋宇连绵的徽州,它原本是为了救火而生。然而心思灵巧的徽州人,不满足于一个简单朴实的封火墙。从三叠、四叠,到五岳朝天的气派,从印斗、朝笏,到鹊尾、……

    作者: 谭杪萌  杨安琪  

  • 手艺徽州

    徽州被赞为“文物之海”,在这块山环水绕的方寸之地上,徽人得天时、地利、人和,创出繁盛发达、门类齐全的徽派工艺。有的透着文人的精雅清奇,有的充满巨贾的豪奢气派。它们今天还好吗?

  • 百工 寻找烟霞画卷里的徽匠

    居家物什、生活之器、礼俗用品……由手艺带来的是物化的徽州。但它不世故,不庸俗,处处透露着乡间民情,悠悠过往。从其间,看得出过去数百年来的徽州生活,并让人感受到无比温暖又精益求精的徽匠精神。……

    作者: 碧山  

  • 纸墨徽州

    笔、墨、纸、砚,文房四士,是中华传统书画的载体,『墨韵万变,纸寿千年』,令上千年的作品仍历久弥新。古徽州自古便是文房四宝的重要产地,宣纸、宣笔、徽墨、歙砚是古代文人雅士的至爱。而其中,尤以……

    作者: 雷虎  

  • 食在徽州

    没有“土”和“特”,就没有徽州美食,土生土长的食材,独特富有想象力的加工、烹制,造就了它。舌尖上品徽州,一道又一道闻名遐迩的徽菜,看着“怕”,吃着香,耐回味。

  • 徽菜 味蕾与乡情

    作为享誉中国的八大菜系之一,徽菜扬名立万与徽商的奔波有关;与徽地往昔的贫困生活有关;也与食物运输的不便有关……令人惊诧的是,在这些不利条件下,徽菜却异军突起,出色地解决了各种口味问题。糅合……

    作者: 韩韬  

  • 回味几样徽食小菜

    徽菜,指原徽州府属六县菜肴和烹饪技术,在同根同源的文化之下,六县美味之间大同小异。徽菜以大同为主,却也不能忽略小异。这样才能细细尝出真正的徽州。

    作者: 韩韬  

  • 徽商无奈的儒商

    徽商,这是个曾经可以震动整个中国的群体。但是制造震动,却是因为无奈。在地狭人稠的徽州山水里,无奈地另谋生路,而拥有了世人难以企及的财富;一心想耕读传家,博取功名,却无奈地博得了『儒商』的雅……

    作者: 康健  鹿言  

  • 徽州人家

    古徽州是中国教育最发达的地区,士工农商各行各业英才辈出。成功的背后,有什么样的故事?

  • 徽人之家

    徽商足以敌国的财富,创造和支撑了古徽州灿烂的文化。但是艰难的创业和殚精竭虑的守业,也使他们的日常生活比常人要付出更多的无奈,无处不体现高度的理性和深远的谋算。

    作者: 王振忠  

  • 戴震和他的『无用之学』

    徽州『学霸』林立,名士辈出,正因如此,在以道德文章治天下的时代,普通徽州学子要想凭着科举考试加官进爵出人头地,无异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清代徽州籍思想家戴震曾经就是被挤下桥的一个,如果读书只……

    作者: 赵恺  

  • 徽州儒医之道汪机

    邹韬奋先生曾经这样写道:『医生原是一种很专门的职业,但在医字之上却加一个「儒」字,称为「儒医」,儒者是读书人也。于是读书人不但可以「出将入相」,又可以由旁路一钻而做「医」。』在徽州,读书人……

    作者: 顾晓绿  

  • 危险的拍摄

    在为“风水徽州”板块选择图片时,一张大气磅礴、山水相依的图片,跳了出来。这就是合肥摄影师吴若峰拍摄的“俯瞰流口镇”(见38—39页)。在看惯了徽州民居、牌坊、小桥流水的景致后,这张图给人耳目一新……

    作者: 李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