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人之家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5年第05期 作者: 王振忠 

标签: 歙县   黟县   文化遗产   文化符号   

徽商足以敌国的财富,创造和支撑了古徽州灿烂的文化。但是艰难的创业和殚精竭虑的守业,也使他们的日常生活比常人要付出更多的无奈,无处不体现高度的理性和深远的谋算。
静谧的村子笼罩在夜的幽蓝里,高耸的马头墙,也似乎将世外隔绝。然而一缕暖光,从开启的门里射出,让西递的夜,有了温暖。这就是徽州人家。
摄影/李少白

分家难题

宋人朱松在他的专著《韦斋集》中,写过一篇《戒杀子文》,讲到一个现象:徽州婺源人一般都只生育两个儿子,超生的孩子,不论男孩女孩,都要强制取走杀死。这实在令人震惊。听过杀婴的习俗,但多限于杀女婴,乃因性别歧视。为什么杀男婴呢?原来与财产有关。儿子过多,分家时可能引起家庭财产纠纷;家产分得越碎,家族基业也越容易败落。为保住家产,便产生了此类不得已而为之的残忍行为。朱松是著名理学家朱熹的父亲,他提出“戒杀子”,说明南宋时期杀子现象已经很普遍,分家时的财产纠葛,已深刻地影响到徽州人的家庭规模。

兄弟本是同气连枝,自竹马游嬉到骀背鹤发,彼此相与周旋数十年,但成人之后,有的却因分家时的财产纠葛而同室操戈,甚至不相往来。以至于与分家有关的诉讼,竟成为官衙的生财之道。清人姚永朴在《旧闻随笔》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清代著名学者俞正燮是徽州黟县人,他嗜书如命。黟县有个姓孙的富人,家里有间“居敬堂”,藏书万卷,俞正燮只要返回故里,就去他家读书。孙氏对读书人颇为尊重,不仅慷慨借阅,而且还免费为这位同乡学者提供饮食。有一天,俞正燮进城,看见衙役正在修葺一处新宅,装潢布置得相当华丽,俞氏便好奇询问,何以如此大兴土木,?对方回答说:“孙某富人,今兄弟析产,将讼于官,此吾辈获利时也!”衙役的意思是说:土豪孙家要分家析产,兄弟几个将因财产分割明细而对簿公堂,我们可以大赚一笔诉讼费了!俞正燮听罢此言,很是感慨,急忙赶回孙府,告知孙姓富商。结果,孙氏兄弟冷静下来权衡利弊,最终打消了分家的念头。

可见分家析产在徽州人的日常生活中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斗粟尺布,煮豆燃萁,稍有不慎,便会兄弟阋墙,引发诉讼纠纷。而徽州人的讲理和拼理精神,又使他们喜好诉讼,官司,也就成为官衙收入的重要来源。

责任编辑 / 朱竞梅  图片编辑 / 余荣培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