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花事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6年第01期 作者: 朱竞梅 

标签: 历史拾遗   

宋人狂狷、自由、小资,相对于唐人喜爱长河落日、匹马单弓,宋人更热衷庭院深深、飞红落英。他们过着精致的生活,花时游遍诸家园,为爱名花抵死狂。所以有人说,宋朝开启了后来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可不是么?
花农与花托
“清明前后,种瓜种豆”,鲜花也次第开放了,正是采买花苗、装点门面的好时节,汴梁的花农们起个大早,担了自家培育嫁接的种苗,到虹桥码头吆喝贩卖。瞧,出得城门,过了观水观鱼的平桥,路口就有一位花农,正在向一位男顾客展示花苗,他面前的花篮里插满红色的花枝。旁边竟还跑来一名花托抢顾客呢!

靖康之变使北宋皇室丢盔弃甲,逃离中原南下。“宁为太平犬,不作乱离人”——故园已成灰烬,收复河山,终成虚愿。

南渡偷生的孟元老,在避地江南的数十年间,时常感到寂寞惆怅。想起昔日之东京汴梁,他终于抑制不住故园之思,提笔撰写了《东京梦华录》,追忆那一场繁华旧梦。而此时,名画《清明上河图》已被金人掳至遥远的北国,画师张择端也早已不知所终。

汴河淤塞了,繁华的北宋东京汴梁城,已是远去的梦。多亏张择端和孟元老左图右史互为佐证,使这座消失在历史深处的城市,穿越一千年的时空,又徐徐回到我们眼前。

披图而观,《清明上河图》展示了一个沸腾的市井——繁忙的汴河、拥挤的虹桥、高大的城楼、清秀的乡村、拥挤的街巷、川流不息的人群;衙门官署、酒楼店铺,鳞次栉比;五行八作、三教九流,无所不现。由于画面有限,画师对画中景致的选取,都有着特别的指代意义,绘入的各种元素,几乎都具有“唯一”性。

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