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 门阀士族:六代奢华,尽享极乐诱惑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6年第02期 作者: 刘菲 

标签: 古代生活   

魏晋南北朝时,养尊处优的高门子弟们放纵味蕾,将吃推到了奢华的极致。石崇因为豆粥配料泄密怒杀厨子,王济用人乳喂出鲜嫩的猪肉,一顿牛心炙让王羲之 跻身上流圈子……门阀士族将精力全用在了吃上,国事自然不复问矣。
鱼炙滋味足
图为盛在盘中的烤鲭鱼,滋滋冒油,香辣诱人。六朝时南北方饮食习惯交融,出现了好些新的烧烤菜品,“鱼炙”便是其中一种。鲭鱼在今天是相当普通的食物,那时却是难得的美食。供图/QUANJING

西晋的第二位皇帝司马衷,是历史上著名的傻子。《晋书·惠帝纪》记载,有一年国家发生饥荒,百姓们断了粮,只好挖草根、吃观音土来充饥,许多人被活活饿死。灾情报到司马衷案前,晋惠帝司马衷大为不解。他左思右想,终于考虑了一个周全的方案:“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百姓既然没粟米吃,为什么不去吃肉粥呢?在司马衷的认知中,肉粥是最等而下之的食物了。既然朕随时能吃到肉粥,那百姓靠它充饥也不是太难吧。这则让后世啼笑皆非、唏嘘感慨的记载,正是魏晋时期世风的缩影。占据要津的门阀士族们,在政治上毫无建树,在吃上却花样翻新,攀上了极乐的巅峰。

比比谁更土豪

曹植少有文才,十九岁就创作了比拟枚乘《七发》的《七启》。在这篇繁缛富丽的辞赋中,曹植开列了一席名贵的菜谱:

芳菰精粺,霜蓄露葵,玄熊素肤,肥豢脓肌。蝉翼之割,剖纤析微;累如叠毂,离若散雪,轻随风飞,刃不转切。山鵽斥鷃,珠翠之珍。寒芳苓之巢龟,脍西海之飞鳞,臛江东之潜鼍,臇汉南之鸣鹑。糅以芳酸,甘和既醇。玄冥适咸,蓐收调辛。

可以入菜的食材包括了山珍、野味、河鲜,再用“紫兰丹椒”等调和,甘酸咸辛,调味齐全;刀工技术更是精湛,削出的生鱼片堪比秋蝉之翼,又如雪片般轻薄飘飞,令人瞠目结舌。

责任编辑 / 杜聪  图片编辑 / 余荣培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