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岁里的记忆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8年第02期 作者: 黄秀芳 

标签: 遗产风景   文化遗产   文化符号   

年是什么?最流行的答案是:一头怪兽。每到除夕夜,怪兽就出来伤人。但它极怕红和火,于是人们找到了对付“年”的办法,在门上贴红色对联,放爆竹,就把它给吓跑了。

年还有另一种说法:甲骨文的“年”字,上为禾,下为人。它表示人辛勤耕耘的谷物熟了。古时生产力低下,一年仅能收获一次,因此古人称谷子一熟为一“年”。儒家经典《谷梁传》里就有这么一句记载:“五穀大熟,为大有年。”“大有年”即大丰年之意。这么说,“年”是一年一次的收获。

我更愿意相信这个说法。以农业生产为核心的时代,什么都比不得粮食丰收更为重要。劳作一年,才能迎来收获,这个“年”比金贵,也因此才能成为人们心中一个极其特殊的时间节点,永远被郑重地期盼着。

如果说何时过年,取决于这个民族、族群所依凭的气候条件、生产环境和生活资源。那么如何过年,依凭什么呢?如果考察一番56个民族的过年习俗,可谓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但也不尽然。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