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片 | 破碎的完美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8年第05期 作者: 林淼 

标签:

一件完美的瓷器,应当以何为饰?或许,再高明的工匠也无法画出“完美”,唯有胎釉在冷热之间的碎裂,作为自然形成的小小瑕疵,却演化成了掌控之中预料之外的绝美纹路,令世人倾倒。极致的完美总不可得,既然目之所见,皆易破碎,那何不转换心意,循着破碎而成的纹理与道路,看看它们究竟会带着我们走向怎样的风景。
开片之道
左页图为南宋官窑青瓷弦纹贯耳壶。自然破碎的釉面,造成了一种无形之形,每一个碎片都各不相同,看似凌乱、无序、毫无意义,连成一片却有一种和谐、均衡的美感。恰似阴阳哲学中的动与静、分与合,有无相生、前后相随,无穷无尽,而道在其中矣。供图/台北故宫博物院

夜幕轻启,汴京延福宫中已燃起星星点点的烛火。宋徽宗赵佶今日兴致甚高。早些年,定窑瓷器略有微瑕,曾下旨让汝州烧制青瓷器,得众器天青一色,让赵佶颇为得意。这几日,阳翟(今河南禹州)又奉上新品,说是当地窑工仿制汝器偶得。新品是玉壶春瓶,但见天青之中更增一抹红霞。更妙的是,釉色纯正的瓷器釉面,却密布细微裂纹,细细摩挲却又极为润泽。赵佶爱不释手,提笔写下“开片”二字,给新品定了瓷名。几番把玩,竟一夜无寐。

第二天,徽宗遂下旨意,命阳翟年年供奉新瓷若干。旨意传回阳翟,窑工便犯了难。窑中乾坤,原难把握。奉上朝廷带有开片的瓷器,不过是暴风骤雨之时妙手偶得的孤品,哪能年年都生产得出来?那烧窑似和下雨颇有些关系,但谁又能保证大雨总在烧窑关键之时降临呢?然而,为今之计,也唯有祈雨了。于是老窑工以陶土为原料,造龙王之形,每逢烧窑则祈祷叩拜。想不到雨水竟如期而至,阳翟遂得以年年烧出带开片的瓷器以进贡。阳翟钧窑瓷器由此名扬天下……

这个关于开片起源的传说流传甚广,其中的一些情节却颇为荒诞。唯一或为可信的,也许是宋代宫廷与带有开片瓷器的联系。事实上,后世追捧的汝、官、哥、钧、定五大名窑,除了定窑,都以开片为特征。这说明,至迟到宋代,窑工已经掌握了稳定制造开片效果的技术。不过,它的产生,则应当追溯到更早的年代。

胎与釉:相爱相杀

很多人小时候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夏天天气炎热,为了让水快速制冷,便把一玻璃杯的水盖上盖子放进冰箱的冰冻室。等拿出来的时候,得到的是一大坨挣扎溢出的冰和四分五裂的玻璃杯。瓷器开片的原理与此相似,都是由于不同物体冷缩热胀的速率不同而造成的。

责任编辑 / 陈伟峰  图片编辑 / 朱浩 陈敬哲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