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笺 纸上玩出的花样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8年第07期 作者: 陶襄 

标签: 文物故事   文化符号   发明与技术   

纸,也要创造出别样的美。文人雅士把纸变作艺术品,以色染,以画饰。一纸彩笺,蕴藏无限巧思。纸上的花样,美不胜收。
文人风采笺上寻
图为清代书法家鲁琪光赠送给亲友的一幅行书对联,书写在图案繁复的笺纸上。笺纸以如意云纹做底纹,又有瓜果、花草等纹样装饰,与题写其上的书法作品相得益彰。
供图/FOTOE

东晋穆帝永和七年(351年),大书法家王羲之接到任命,接替为母服丧的王述,担任会稽内史。在会稽任上,王羲之写下了不朽之作《兰亭集序》,却也留下了人生中一个小小的污点。

东晋人裴启在《语林》中如是说:谢安听说会稽盛产优质的笺纸和毛笔,就向王羲之讨要。王羲之慷慨大方,竟把府库中九万枚笺纸全都拿出来做了人情!这种“盗窃国家财物”的行为,即使在名士普遍不拘法度的魏晋时代,也受到了舆论的严厉批评。当时的权臣桓温就评价:“逸少不节。”而索要人情的谢安,同样也遭人诟病。

小小笺纸,竟令两位名士担负了污名,着实令人惊讶。

纸虽小,礼却重

魏晋时代,造纸术尚不发达,纸张是稀缺的文房用品。东晋史学家虞预在史馆任职时,曾上《请秘府纸表》道:“秘府中有布纸三万余枚,不任写御书而无所给。愚欲请四百枚,付著作吏,书写《起居注》。”——皇家藏纸只能供帝王使用,作为史官,虞预只调用三万纸张中的四百枚,也不得不单独上表请示。

责任编辑 / 周玥  图片编辑 / 陈敬哲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