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一年樱桃红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9年第08期 作者: 莫大 

标签: 遗产风景   读史笔记   风云人物   读画笔记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夏天来到。古人对樱桃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仲夏之月,周天子以樱桃行荐新之礼;放榜之期,唐代进士更是举行樱桃宴来庆祝得第。一枚枚小巧的朱红樱桃,与中国文化之间的缘分,难拆难解。
鲜果第一枝
原产于长江流域、山东、河南等地的中国樱桃,是中国人最常见的水果之一。中国樱桃的花期、果期均早于其他水果,因而有着“鲜果第一枝”的美誉。这也奠定了中国樱桃在传统礼仪文化中的地位。早在先秦时,樱桃就被用于宗庙祭祀,是贡献给祖先和神明的鲜果。

热播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女主角明兰以一道甜点“樱桃煎”来招待宾客,大受好评。可好好的樱桃,用“煎”法烹饪,是不是有点暴殄天物呢?不过,南宋林洪在《山家清供》里这样介绍“樱桃煎”的具体做法:“要之,其法不过煮以梅水,去核捣印为饼,而加以蜜耳。”——将樱桃用梅子水煮烂去核,再放到模子里印成小饼状,最后加以蜂蜜点缀食用。

看来,“樱桃煎”是一道做法简单但口味清新的果脯蜜饯,与热油煎炸无关。与林洪同时的诗人杨万里也钟爱这道樱桃蜜饯,并为之赋诗一首。开头两句道:“含桃丹更圜,轻质触必碎。”“含桃”就是樱桃。成书于战国时代的《吕氏春秋》中记载了此名的来历:“为莺鸟所含,故曰含桃。”上海博物馆藏的一幅宋代《樱桃黄鹂图》,可算是“莺鸟含桃”的最佳注脚:结满殷红果实的樱桃树上,一只黄鹂鸟正在啄食樱桃,另一只则矫首遐观,似乎正在回味。

原来不只我们现代人追捧樱桃、高呼“车厘子自由”,从先秦典籍到宋人诗篇,已处处都是樱桃的身影。一味水果为何能在两千多年间始终受人喜爱?难道如杨万里所言,“北果非不多,此味良独美”,单靠口感取胜吗?

请祖宗尝个鲜

非也。

责任编辑 / 周玥  图片编辑 / 吴西羽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