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的新军旗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20年第08期 作者: 莫大 

标签:

宋哲宗元符二年(1099年)十月,中央军事机构——枢密院,收到了一道由熙河经略使胡宗回送来的军情劄子。劄子讨论的是当时西北地区的战略部署:河州(今甘肃临夏)的一公、嘉木卓等六座寨堡,地处冲要,意义重大。应在六寨设将官镇守,加强控制,从而震慑周围少数民族部落。然而,正当枢密院臣僚们热烈讨论劄子的可行性时,劄子的作者,时任河州知州的种(chóng)朴,竟已于两日前战死了。种朴的祖父种世衡,是宋仁宗时代知名将领,父亲种谔也曾在神宗朝多次参与西北拓边,策划对西夏作战。种朴身为将门之后,长期在西北地区参与边防战事,对当地军情及西北部族都有着深入的了解,为何会突然阵亡?

河州位于河湟地区,附近蕃部众多,人心浮动。元符二年,北宋夺取了吐蕃的邈川(今青海乐都)和青唐城(今青海西宁),但很快遭到当地羌人的反扑。而河州的羌人也随之响应,发起叛变,围困了六寨中的一公寨。危急关头,种朴调任河州。在出兵作战前,他做了一个特殊的决定:命人赶制数百杆军旗。新军旗全部精心绘绣了图案,色彩绚烂,气势不凡。军旗在古代战场上,是指挥军阵行动的标志,也是军容与士气的代名词。以种朴对羌人的了解,他们虽然强悍,但数量不多、阵营分散,一向畏惧旗帜众多的大型军阵。种朴赶制新军旗,就是要先声夺人,振作己方军心的同时,也营造出千军万马的架势,以求不战而屈敌之兵。

然而新军旗并没有给种朴带来好运。当宋军大张旗帜,行进在山路上时,一支百余人的羌人骑兵队伍,也正从对面山岗疾驰而来。狭路相逢,羌人骑兵看到了宋军迎风招展的新军旗后,非但没有如种朴所愿,被宋军庞大的阵容吓退,反而发现了胜利的契机。原来,种朴精心打造的军旗阵固然极富震慑力,却也暴露了宋军的军阵方位部署,尤其是代表中军位置的主帅军旗,耀眼夺目,令人一望便知。羌人骑兵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们顺着军旗的指引,径直朝着宋军主帅所在的位置,冲杀过去。种朴还没回过神来,敌军已突击到主帅军旗下,挺枪将他刺死于马下。

主帅阵亡,新军旗也失去了意义,宋军登时溃散。羌人叛军进一步夺取了河州的控制权。河州的溃败,令北宋在熙河路的整个防御体系遭到重创,大大打击了宋哲宗追随父亲遗志,开疆拓土的决心。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