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开发与守护生态的博弈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6年第04期 作者: 马军 

标签: 工业地理   观点地理   河流   峡谷   

近年来,中国严峻的水资源问题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其中也包括大型水利工程对河流生态的影响。在未来15年内,盲目建坝和慎重开发这两种不同的水电发展观将在中国的江河开发问题上交锋碰撞,无论碰撞结果如何,都将决定中国众多河流的命运,决定中国千百万依赖河流生存的人的命运。
规划中的虎跳峡流域“一库八级”梯级水电站,将位于长江上游的金沙江中游江段都圈进了水电开发范围。图为“长江第一湾”——丽江石鼓。摄影/王水林

中国现有水坝86000多座,居世界之首。到2004年,中国的水电装机容量达到1亿千瓦,跃居世界第一。根据发改委2005年的最新规划,至2020年水电装机容量的发展目标将提高到2.9亿千瓦。这意味着在世界第一的基础上,中国的水电开发规模15年内将扩大近2倍。可见,中国水电发展计划是超常规的。

在这一规划的指导下,出现了新一轮的水电开发高潮,西南地区大江大河干流和一级支流上,规划建设上百座大坝。而支流上则规划了更多的电站,比如,整个大渡河流域规划建设的电站达到356座,而雅砻江干支流也规划开发339座电站。当大量水坝项目在未来15年中完成后,其累积的负面效应将对河流生态、移民生活等多方面产生极其严重的影响。

建坝问题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中国能源短缺,石油、天然气人均占有量分别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1%和4.6%;煤炭资源的人均占有量虽为世界平均水平的56%,但其开采和使用过程中环境污染严重。与此同时,中国的水能资源蕴藏量超过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另一方面,河流开发还有其他不容忽视的影响:河流是孕育着丰富的动植物物种的生态系统,过去50年的水坝建设,动人心魄的壮丽峡谷大量消失,原生态河流已成“濒危物种”;如何安置新一轮水坝建设造成的百万移民、如何保护西南地区丰富多样的民族文化都迫切需要采取措施。西南地区地质条件复杂,很多峡谷地带为地震多发区,滑坡、泥石流严重,这也带来水库安全性和水能开发经济合理性的疑虑。

溪洛渡电站位于金沙江下游云南省永善县与四川省雷波县相接壤的溪洛渡峡谷,是金沙江下游梯级电站中的第三个梯级,设计装机容量1260万千瓦,仅次于三峡水电站。图为溪洛渡电站坝址。摄影/蒙亮
泸水县傈僳族人结伴在怒江边洗浴歌舞,希望能祛病祈福,由此形成了一年一度的澡堂会。而今泸水电站的建设,将把怒江边的这一组温泉完全淹没。图为跃进桥澡堂会,不过当地人更喜欢叫做登埂澡堂会。

怒江:原生态河流的“濒危物种”

2003年7月2日,云南省“三江并流”自然景观刚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8月份就传来了怒江将建设13级大坝的消息。三江并流区域虽然仅占中国国土面积的0.4%,却拥有中国1/5高等植物物种和1/4以上的高等动物物种,是地球上温带地区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怒江流域正是该区域的核心。怒江现有7类48种鱼,其中17种为怒江所特有,4种被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一系列大型水电站的建设,势必对当地特有高等动植物、鱼类以及滨河生物产生直接的影响。

责任编辑 / 周晓红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