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陆不封闭,太原洋人多
虞弘墓展示中西来风情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2年第05期 作者: 张庆捷 常一民 李爱国 张兴民 

标签: 太原市   陵墓   历史地理   考古地理   

在山西太原隋代虞弘墓面世前,人们似乎不能相信这样的事实:在中国古代的石棺上,会出现完全反映中亚生活的图像资料。虽然这一误解已经澄清,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古代社会之丰富多彩,远远超出我们贫乏狭隘的想象。在大唐盛世到来前,中国早已打开对外开放交流的大门。
猎鹿图 雕绘于椁座右壁上排左数第3个壁龛内。猎者浓眉如漆,深目高鼻,足登一双黑色长筒靴,左手持一黄色大弓,右手扯弦,畜势待发。马的速度很快,已与鹿首尾相接。奔鹿则惊巩万状地侧头看着追近的猎人,扬首狂奔,将紧张、激烈的射猎场面展现出来。

隋代虞弘墓出土的不是世人熟悉的佛教作品,而是一幅幅新鲜、陌生、谁也意料不到的与古代祆教有关的作品

古代横跨亚欧的丝绸之路是一条曾为东西方的物资交流和文化交流做出卓越贡献的路,也是一条充满梦想、充滿传奇故事的神秘之路。通过这条路,遥远的西方艺术穿越大漠草原,随着驼队到达了古老的东方,隋代虞弘墓石椁浮雕绘画就是这样一批源自远方异域的艺术作品。它不是世人熟悉的佛教作品,而是一幅幅新鲜、陌生、谁也意料不到的与古代祆教有关的作品。

袄教曾是波斯帝国的国教,起源比佛教还早,曾在西亚、中亚和东亚流行1千余年,后随着波斯帝国的衰亡而消失。这是一种崇拜光明与火的宗教,又名拜火教、锁罗亚斯德教。但近年新发现的隋代虞弘墓作品的内容却远远超出了袄教的范围,甚至超出国界。这是世界上第一个经科学考古发掘的既具有珍贵艺术内涵,又有明确纪年的墓葬。墓椁雕绘大规模地反映了中原地区不太熟悉的西亚和中亚的风情。这不仅在中国,即使是世界,也是难得一见的重要发现。它不仅被评为每年一度的“十大考古新发现”,而且也赫然列于“20世纪百大考古重要发现”的名单中。

太原隋代虞弘墓,一个面积不大的隋墓,竟然连续获得殊荣,其根源何在?这个发现的重大价值和文化内涵是什么?为何受到如此重视?话还得从太原的历史与地理谈起。

石椁出土时的原状
虞弘墓挖掘时,平面呈弧边方形,墓室顶部已被破坏。东西弧边中部长约为3.9米,弧边两头东西长约3.66米;南北中部长约3.8米,两端南北约为3.55米。墓壁厚0.34米,残高最高约1.73米,比墓室中部摆放的石椁顶部还低25厘米。

在太原盆地周围,从春秋至唐五代的墓葬特别多,经发掘的已不下千座。随葬品中还偶尔见到来自西域或反映西域生活情景的器物

太原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与其地理环境是分不开的。太原盆地位于山西中部,东为太行山脉,西为吕梁山脉,中间是平原,北通塞外,南接中原,北高南低,黄河第二大支流汾河由北而南蜿蜒贯穿其间。在古代,它既有农桑耕织之利,又有牛马矿冶之供,还有天险可守。自两汉魏晋以来,古称晋阳的太原便为北方军事重镇,担负着捍卫中原和民族融合的重任。西晋末年至东晋,晋阳成为北方少数民族政权争夺的战略要地,先后被前赵、后赵、前燕、前秦、后燕所统治,在晋阳设州治或国都。北朝时期,特别在东魏和北齐,晋阳得到空前发展。在北齐,晋阳宫成了名副其实的皇宫,仅宫女就有2000余人,皇帝和太后、皇子常年在这里居住。北齐6帝,有3帝在邺即位,3帝在晋阳即位,4帝崩于晋阳宫。晋阳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责任编辑 / 李雪梅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