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
把湿漉漉的路拧干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9年第12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交通地理   国道   

东南湿热区
江浙的高速公路
李白说“烟花三月下扬州”,他是乘船去的,而今再下江南时,人们更愿意走公路。公路是江南的另一种河流形式,少了弧度和婉约,却多了速度和效率。江南的公路应该是中国修得最好、最完善的地方之一,沿着开阔平滑的公路掠过江南,两畔河湖广布、良田万顷、人烟阜盛,自得一派风流。图为太湖附近的高速公路。摄影/孙伟忠

江南是行船的地方,南船北马嘛。江南的多雨潮湿,泥泞的红土都成了江南修路的麻烦所在。我们见过许多江南古镇的画和图片,给我们留下很深印象的是古镇巷子间的青石板路,连台湾的诗人郑愁予的诗《错误》,都这样写:“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过客”。马蹄为何“达达”,因为敲击在青石板上。看来,古时在湿热的南方修路都是用铺设石板来解决路面的稳定。今日在南方修路不用石板了,但是柏油路面是铺在高高的路基上,这是为了把水分隔开,保持路面的稳定。全国的公路区划,把江南和岭南的闽、粤、浙划在了一个区域。这是因为从修路的角度看这几个地方的自然条件很相似,气候都是高温多雨,土质潮湿泥泞,从地形的角度看除了长江中下游的平原就是闽浙的山地和南岭的丘陵,还有沿海那些河流三角洲。南岭和江南丘陵相对高度都不会超过500米。因此对修路还不至于带来很大的麻烦。但是江西和浙江、福建之间的山,就不是丘陵了,因为相对高度早就超过了500米。因此那些穿越武夷山、仙霞岭、戴云山、罗霄山的公路,大多采取了钻隧道的方式。我今年开车从黄山去福州,要过仙霞岭、武夷山、戴云山,一路上净钻山洞了,我数了一下,大约有30多个,密度之高,可能是全国之最。有一种说法,“闽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话虽夸张,但也说出了闽道山多、山密、山碎、山陡的特点。

责任编辑 / 高新宇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