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到底谁说了算?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0年第04期 作者: 黄永明 

标签: 气候地理   

在“全球变暖”已成公论的情况下,本刊为读者另辟一条路径,迂回到结论的背后,回溯到推理的开始,让读者在冷暖干湿的莫测变幻中,学会读懂气候变化的真实曲线。
2010年3月,受西南地区干旱气候和三峡水库腾库等因素的影响,重庆境内的长江及嘉陵江水位持续下降,原本在江中游荡的鱼庄船都搁浅在了江底泥滩上。摄影/赵俊超
海冰从海岸线向外延伸上百海里的景象,你也许见到过,如果你生活在格陵兰岛、阿拉斯加或者鄂霍次克海滨。但在两个月前,你也可以有幸在渤海湾领略这个壮观的场面,因为那里刚刚遭遇了30年来最严重的海冰。在辽东湾,浮冰最大外缘线已经延伸出100海里,海冰最厚处超过了40厘米。渤海湾的罕见海冰以及北方的大面积暴雪让很多人产生了疑问——我们所处的环境,真的如媒体所渲染的那样变暖了吗?摄影/周雪峰

许多时候,我们看到和听到的,都将这样一种景象当作事实:我们这个星球的温度就像是一辆刹车失灵的汽车,正在以一种失控的速度狂飚,如果现在不设法让它停下来,就会有灾难性的后果。所有的气候科学家都会同意,过去100年里全球平均气温呈现出上升的趋势。但是共识也仅仅到此为止。气温上升的速度有多快、未来究竟会怎样,科学家们并没有统一的认识。把20世纪的气温放在历史的框架里去看,它究竟有多不正常?这是一个相当基本的问题。但是现在的科学研究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

尽管科学家们对20世纪与中世纪暖期温度对比有争议,但能在科学界达成普遍共识的是,地质历史时期内,曾不止一次出现地表温度及二氧化碳浓度都远高于今日水平的时代。在3亿年前的石炭纪,地球上曾大面积分布着高大粗壮的蕨类植物森林,这些高达几十米的原始植物在经历地层的埋藏后,变成了现在人类赖以生存的化石燃料——煤。绘图/李荣山

1965年,英国气候学家胡伯特・兰普(Hubert Lamb)首先提出,欧洲和北大西洋附近地区在公元900—1300年间出现过一段和20世纪一样温暖,甚至还要更热的时期。那段时间正好覆盖了欧洲的中世纪,因而得名“中世纪暖期”。如果这个暖期确实存在,那么我们现在所遇到的状况或许就不是独一无二的,甚至有可能是千年尺度暖期的重现。地质学家们发现,受太阳黑子变化的影响,大约每1500年就会有一个气候变暖周期。

然而,在一些科学家看来,中世纪暖期并不存在。他们坚持认为,在过去1000年里,20世纪是温度最高的。这种观点也被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报告所多次引用。

“这是一家之言,我们现在缺乏确凿的证据证明20世纪是最暖的一个世纪。”国际地圈生物圈计划中国全国委员会副主席陈泮勤说,“现在很多研究中世纪温暖期的人——至少有60%—70%的人——认为中世纪的气温比现在高,只有少部分人认为,现在的气温更高。”

责任编辑 / 刘晶 姜烈夫  图片编辑 / 王彤 孙毅博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