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卡
诗意地栖居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7年第02期 作者: 于坚 

标签: 索县   文化地理   寺庙   历史地理   

四川省两州(甘孜、阿坝)三县(丹巴、道孚、金川)交界处的高原牧场莫斯卡,海拔在4000米以上,集高原草甸、雪山、森林、河流、海子于一体,辖1个自然村和5个牧业组。莫斯卡的牧民们在日穹活佛的主持下沿袭着古老的生活方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在古代社会所能提供的一切条件下,莫斯卡人已经把这里建成了一个天堂,无意识地抵达了他们生活历史上最完美的境地。
莫斯卡村是丹巴县海拔最高一个纯牧业村,村庄按藏传佛教中的“坛城”形式建造,是整个藏区里十分罕见的袖珍城堡。

从四川省丹巴县丹东乡转向北面的阿洛沟,我们的汽车开始爬高,进入了危险的道路,这是前往莫斯卡牧场的道路,2005年10月14日才通的车。汽车一边走,一边辨认着道路,海拔逐渐升高,植物群落也发生着变化,在3000米附近,是高大的冷杉。到了4000米左右,出现了大片的青冈林,林子不高,约3米左右,挂着苔藓。之后,就来到高原草甸之上,一群黑牦牛一看见汽车,就惊惶逃走。荒野上有许多洞,一个旱獭的脑袋晃了一下,当地人把这些笨头笨脑的动物叫做雪猪。道路上经常有不知名的鸟在前面带路,有一次带路的是一群野鸡,有十几只,跳在我们的车子前面,走了很久才回荒原,藏族司机慢慢地跟着走,没有按喇叭。时常有藏族人骑在马上走下山岗,身上裹着红色氆氇。有一辆摩托车卧倒在路边,爆胎了,藏族摩托车手似乎首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完全不知所措,问我们司机能否帮他补胎。司机说,这种摩托用的是真空胎,他补不了。

莫斯卡村所在地海拔在4100米左右,地形像藏传佛教法器“金刚橛”。“金刚橛”的中央是莫斯卡村;“金刚橛”的尖顶是两条河流交汇处,那里建有一座白塔;“金刚橛”的柄部建有专放《格萨尔》石刻的殿堂格萨尔喇空。村庄是由牧民定居的住房环绕金龙寺而建,四周有一道2米高的围墙,围墙外是用石子铺的绕墙一周的圆形图案,称之为“麦日”,是坛城的组成部分,代表着水与火,护卫着城堡的安宁。摄影/卢海林
位居“坛城”中心的金龙寺不仅是最高的建筑物,也是牧民们精神和文化生活的核心。

汽车到达了海拔4600米左右的金龙山垭,垭口有一石头,上面放着一块彩色的刻着经文的玛尼石,暗示着我们已经来到某个世界的入口。玛尼石遍布于藏区的大地上,提醒着人们神灵无所不在,它有令人们不敢轻举妄动的作用。莫斯卡是一个高原牧场,大地上分布着雪山、草甸、原始森林、河流、海子(高原小湖泊)等等,海子有21个之多。过了垭口,开始下坡,海拔逐渐下降到4100米左右。荒凉的山坡上忽然出现一片粉红色的风马旗,林立于高岗,如果这里不是地老天荒的莫斯卡,你会以为这是某个艺术家的“大地艺术”。在西藏,各种艺术都通过那个非艺术的目的——对众神的感激与敬畏呈现着,虔诚保证了这些作品总是最精彩的,也许诸神同时被无名的艺人们想象为最高的鉴赏者。一场细雨飘忽而过,几十只旱獭从洞里面跳出来,像动画般地蹦跳而舞,唱着无声的歌。几个山包之间的盆地上,莫斯卡村出现了,一条从草原溢出的溪流环绕着一个用石头垒起来的低矮的城堡。有一个老人缓慢地绕着村子的外墙走着,低着头,捻着珠子,仿佛那村子是一个圣地。这个忽然凸起在平坦草甸上的石头村子由一道东西长110米、南北宽90米、高约2米的石头围墙所环绕,围墙刷着白石灰,在上方画着暗红色的边。有条石子路绕墙一周,是村民的转经之路。城堡有4个入口,围墙以内是居民用石头和木料盖成的歪歪斜斜规格不一的房子,房顶用黑色的页岩覆盖,位居中心的金龙寺是最高最好的建筑物。莫斯卡牧场的日穹活佛说,莫斯卡村是一个袖珍的城堡。依坛城形式而建,坛城就是佛教想象中的宇宙秩序,它旋转着,环绕着某个中心呈上升之势。在附近的山包上看,绿色盆地上的莫斯卡村确实是被环绕着的形状,就像一群彼此依偎俯伏在草原中间的暗灰色羊只,围拢着中间的寺院,这个寺院就像一个戴着金色王冠穿着红袍的牧人。经幡飘扬,白云飞渡,草地上躺着牦牛,流着溪水,流水上也安装着转经筒,像水磨一样,整日吱吱哑哑地转动着。

草地上的石块大都刻着经文或者神像,几只旱獭躺在大门外面的草地上睡觉,你给它们食物的话,它们就笑呵呵地站起来,外来者以为这是人们动物保护意识觉醒的结果,不对,在藏族人看来,旱獭自古就是土地神的宠物。神灵系统在藏区并不是抽象的,而是化身为具体的大地上的万物。与旱獭共同生活的还有猴子、盘羊、马鸡、贝母鸡、藏雪鸡、黑熊、马熊、獐子、小熊猫、猞狸、狼、豺狗以及上百种鸟类,但它们不像旱獭那样可亲近,只是远远地一晃,或者根本杳无踪迹。在夜晚,除了风声、流水声和动物们的高谈阔论,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金龙寺主持日穹活佛既是莫斯卡牧场精神生活的领袖,也是地方事务的判决者和文化生活的倡导者。亲自改编并组织藏戏《格萨尔》的演出,制定了6种对牧民的管理规定和实施古老的“鞭刑”,他对野生动物及环境的保护不遗余力,不仅带领牧民上山与盗猎分子斗争,也会用因赌博而罚牧民的款来作野生动物的保护基金。另外,他还非常热情好客,用传统仪式来迎接每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金龙寺是一个红教寺庙,它是荒凉草场上牧民们精神和文化生活的核心。它不仅是宗教活动的祭坛,也是学校、博物馆和歌剧院,还是牧民们发表言论的地方和社交活动的会所。每到节日,牛场娃都要卷起帐篷赶着牦牛向这个寺院靠拢,从莫斯卡、边耳、巴底、阿科里……最远的从道孚县的玉科而来,要走两三天。人们向诸神表达他们的虔诚和感激,狂欢数日之后又重返孤独的草原。藏历一月四日至十五日,念十二字经,期间有6天的晚上演藏戏,演格萨尔王;藏历四月十五日至十八日,念哑巴经;藏历五月十日至十三日,十一个神山烧烟、转山;十三日至十五日,赛马;藏历五月二十七日至六月九日,念四种经;六月十日,庆莲花生生日;六月十一日,演格萨尔王(跳布扎),这是全年最大的活动。藏历九月,念七天金刚经;藏历十二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九日,念三种经,祈福,平安,免灾。更多的不定期的即兴活动是跳锅庄,音乐一响起来,整个村庄就像喝醉了酒似的,东倒西歪地舞蹈起来。每个村民都是舞蹈家,许多人是技艺高超的乐师和演员。但这些角色在他们看来并不比放牧牦牛更高贵,艺术是劳动的另一种形式,这是天然的事情。1983年,莫斯卡自筹经费建立了有40多位业余演员的藏戏团,每年藏历年演出,足迹遍及丹东及金川、小金、道孚等县牧区,如今,这个业余藏戏团的演员增至80多人。莫斯卡登记在册的居民有107户,570人,就是说,百之分十四的人有着杰出的表演才能。再加上喇嘛,他们是传统的文化人,莫斯卡的文化含量相当高。别看这地方远离都市,但他们的文化活动比城市居民要丰富得多。生活和艺术并没有根据专业分类,两者融为一体。那些戏剧、音乐都是寓教于乐的,与佛教的思想有关,惩恶扬善,是非分明,没有大城市那些无聊庸俗的内容。

责任编辑 / 易水  图片编辑 / 何亮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