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姓‘第五’”
——访“第五”村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7年第02期 作者: 刘睿 

标签: 泾阳县   文化地理   历史地理   

今天中国还存留着许多奇怪的姓氏,在“姓氏”大省河南就有“狼、鸡、猴、狗、蛇、妻、妾、骂、邪、嫖”等姓;我们的祖先还曾经有过“第一”到“第八”这样的“序数词”复姓,如今剩下的只有“第五”了。中国的姓氏和血缘密切相关,更何况小姓在延续过程中,受到的外界干扰会更小。
2007年1月12日,拍照的前一天,村长用喇叭向村里通告:“《中国国家地理》来帮我们拍大合照,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第二天拍照时,喇叭不巧被人偷去了,村长只好挨家挨户地叫人,可是不到半个小时,所有姓“第五”的村民都穿戴整齐地聚集一起了。
图为1964年第五旭参军离乡前夕,“第五”村民的合影,村民身后就是1966年被拆掉的祠堂。

在中科院遗传发育所的袁义达所做的根据全国人口普查资料而统计的中国姓氏问题调查中,共获得姓氏4000多个,李、王、张三大姓氏,分别占了全国总人口的7.4%、7.2%和6.8%,而名列前100个的姓氏据有人口多达90%。翻开新版《中国姓氏大辞典》,我们惊奇地发现,中国原来曾经有过23000多个姓氏,其中很大一批在历史上曾陆续被使用过,又都逐渐消亡了,这可以看作是一个姓氏趋同的现象吗?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大姓对小姓的“杀伤力”很强。

现为某著名外企销售科经理的第五宏军,陕西省旬邑县赤道乡魏洛村人,那里也是一个“第五”姓聚居的村庄,附近还有唐代宰相第五琦的墓。第五宏军,西安工业大学毕业后,在西安工作,后移民加拿大,现返回北京工作。他说每次见新朋友,他们都会问起“第五”这个姓氏,第五宏军就会告诉他们:“续《百家姓》里最后一句:‘第五言福,百家姓终。我就姓这个‘第五’。”

大姓的泛滥,甚至几百万人同名同姓,使得姓氏本身存在的意义变得越来越淡。瑞典是个极端的例子,他们只有800万人口,却有100万人姓安德森、约翰森、卡尔森三个姓,而且有6个男名和6个女名被300万人使用,同姓名现象给政府工作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政府不得不下令鼓励百姓改名易姓,并规定给予一定报酬,还设计了不少音节优美的姓氏供人们参考。

直到跟专家攀谈,才了解到今天中国还“幸存”着许多奇怪的姓氏,有些使用人口只有几十个,甚至更少。4000多个姓氏中还有不少在普通字典上查也查不到,在全国户籍电子化工作中引发的争议很多。这些姓虽很冷僻,人少势微,甚至不少姓氏的理性含义不甚雅洁,但人们并不轻易放弃。比如在河南周口,我和摄影师从大摞的统计表中发现了“狼、鸡、猴、狗、蛇、妻、妾、骂、邪”等姓,人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豺狼当道”、“鸡飞狗跳”、“三妻四妾”这些贬义词,但好比那家姓“狼”的人,却丝毫不以为意,还声明自己姓的是豺狼的“狼”,而非郎君的“郎”。台湾还有“龟”姓后裔,居然连这样的字也有人据以为姓,令人叹服!而且,这些姓龟的人苦于台湾资料有限,不明己出,还向大陆发出函件,请求帮助寻找他们不平凡的“祖荫”……其实这是中国人惯有的传统文化的内在力量,谒祖寻根的意识让这些稀有姓氏得以存世。

当我们从专家那里得知中国还有“第一”到“第八”这样的序数词成为姓氏的时候,真是感慨中国的姓氏不但无奇不有,还形式多样。后来了解到这8个姓氏中,只有“第五”姓硕果仅存,而其他的姓氏都已陆续简化为“第”姓或改为其他姓氏了。这让我产生了探访“第五”家族的好奇心。他们的先祖有着怎样的经历?这样一个奇怪的姓氏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影响?这个姓氏的未来又会如何?

责任编辑 / 杨嘉敏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