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灵话语中的纳西族生存智慧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0年第09期 作者: 田松 

标签: 云南   文化地理   

在现代科技和无神论充斥人们头脑的今天,传统纳西人依然执著地奉行着祖先流传下来的敬畏神灵、亲近自然的生存哲学。或许在我们眼中,那些虔诚的膜拜已经稍显落后和不合时宜,但纳西人正是从这种历代传承的信念中找到了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法则。而这种和谐,恰恰是自诩先进、自我标榜为“自然之主”的我们所未能达到的。
田松
汉族,吉林四平人,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国际纳西学会理事,研究领域包括科学哲学、科学人类学、生态哲学等,著有《神灵世界的余韵——纳西族:一个古老民族的变迁》。

在丽江,到处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图案:一只大鸟双翼展开,两爪分别抓着一条巨蛇的两端,握在身前;蛇的中部被叼在鸟的口里,构成了一个“Ω”的形状。这只鸟叫做“休曲”,这条蛇叫做“署”,在纳西地区行走,不经意间,就可以看到这个“休曲斗署图”,这是东巴文化的标志符号之一。

纳西神话中的神鸟大鹏名叫“休曲”,奉了丁巴什罗之命来帮助人类降伏了“署”,使人署之争以和平的方式化解。这幅“休曲斗署图”描绘了休曲与署的争斗场面,在纳西地区随处可见。

这幅图案描绘的是东巴神话中的一个场景:人和署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由于两位母亲一向不和,兄弟之间也渐生矛盾,终于无法在一起生活,于是分家。人类拥有田地、房屋、道路、村庄、家畜等一切人类社会的东西;署则拥有山林、水源、野生动物等一切人类社会之外的世界。但是分家之后,人类贪心不足,经常侵占署的领地,打猎、开荒、砍伐森林、挖掘山石,引起了署的愤怒。在东巴神话中,署一向表现为阴柔的形象,很少进行面对面的战斗,总使一些阴招,比如释放瘟疫、摄人魂魄等等。人类不敌,请大神丁巴什罗帮忙。丁巴什罗是东巴教的创始人,是纳西人最为信仰的神,他派神鸟休曲来帮助人类。休曲与署展开一场大战,最后制服了署,就是我们看到的这幅图案中所描绘的场面。战争结束了,人类想要赶尽杀绝,恨不得把署切成块、磨成粉、熬成胶。署向丁巴什罗求情:“我们龙族没同人类结冤仇,而是人类来和我们过不去!我们龙族的山泉边呀,人类故意杀野兽、剥兽皮,血水腥味充满了洁净的山泉。人类天天上山来打猎,不让我家马鹿、山骡自由吃野草,射走马鹿还杀了山骡;阴坡黄猪掉进陷阱,阳坡红虎被地弩毒死;雪山白胸黑熊已被猎尽,高岩黄蜂甜蜜已被取完;他们还到江里来捕鱼,他们还去江滩淘沙金;树上白鹇不飞了,森林花蛇不爬了,石边青蛙不叫了;九座山头森林砍完了,七条箐谷树木烧完了!不是我们龙族和人类相仇哟,而是人类不让龙族活下去啊!”这段文字是纳西民族学者和志武先生在早年间翻译的,文中的龙就是署,这是早期的意译。署与汉文化中的龙虽然有相似的地方,但差距还是很大。龙的概念无法涵盖署的内涵,反而会导致一些混乱,所以后来就普遍采用直接的音译——署。

署的辩词很耐人寻味,完全可以看作是自然对与人类的控诉。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纳西族的前现代神话故事中,包含着大量的后现代理念。对于现代人来说,非人类中心主义是荒谬的、难以操作的,但对于传统纳西人来说,承认署的利益,是人与署相处的前提。在传统纳西社会中,非人类中心主义才是正常的、自然的。

最终,丁巴什罗认可了署的说法,对兄弟之间的矛盾进行了调解,并重新制定了人与署的分家协议。新的协议维护了原来的方案,只是加上了一点对人有利的内容:人类在遇到灾荒的时候,可以适当开荒、打猎,但是要经过署的认可,还要给署赔偿。

责任编辑 / 姜烈夫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